台扇通电后不转:国家地理最新绝美精选 震撼大图(组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09/22 05:35:46
国家地理最新绝美精选 震撼大图(组图)  
秋天的落叶,日本。摄影师:Michael Yamashita,国家地理“那是众神召唤之路。”因此,诗人松尾芭蕉(Matsuo Basho)在1689年出发深入到日本的偏僻地区游历。他的作品集《奥之细道(Narrow Road to a Far Province)》中描述的一条小径。
 
云与山,挪威。摄影师:Camilla Wejdemar在洛弗坦群岛的Reine,我以流行的视野拍下这张照片。我从厨房的窗户看到了天气的转变,于是我拿起相机跑到屋外。几分钟之后,我站到让我能拍照的地方,我试图在那特殊的光线再次消失前拍下5到6张照片。
 
 
狮门大桥,温哥华。摄影师:Mathieu Dupuis去年6月我在不列颠哥伦比亚进行一个摄影项目,我清晨时分起床,从北温哥华的山上俯拍一张温哥华的照片。当我抵达拍摄地点时,光线正处于完美的状态中。城市的地平线,加上雾中的狮门大桥,令画面显得特别梦幻。
 
闪电,芝加哥。摄影师:A. Rodriguez芝加哥的西尔斯大厦被多重闪电打上了背景光。这张照片拍摄于2008年8月4日,当时在芝加哥的城市区域,严重的暴风雨引发了数次的龙卷风暴。
 
木教堂,格陵兰。摄影师:Peter Essick,国家地理红发埃里克在冰岛因为一点小事杀了人,最后他更崇拜起挪威神话中的众神。但在Qassiarsuk就在他的格陵兰农场所在处,有一座木材建造的教堂复制品,那是为他那后来迁移到Christianity 的妻子所建的。
 
 沙丘。摄影师:George Steinmetz,国家地理犹如缎带般的沙丘,积聚着雨水。
 
        海滩草,苏格兰。摄影师:Jim Richardson,国家地理在路易斯岛海滨,成片的海滩滨草被风吹拂着。 
乳牛,荷兰。摄影师:Jorinde van Ringen我当时正在拍摄几棵树的照片,当我步行返回我的车里时,我被这群大鼻子乳牛尾随。我已经把我的全部装备打包在车里了,但我还是要拍下这张照片。
 

婆罗浮屠佛塔,印度尼西亚。摄影师:Desmond Ong为了这美妙的景象,早起是值得的。这是一张HDR(High Dynamic Range,高动态范围)照片,拍摄于清晨的天蓝时分,地点是婆罗浮屠神庙。
 
 
        竹林,日本。摄影师:Kyle Merriman这张照片拍摄自一条小径,这是在日本的京都以外,沿着小径就进入这妙不可言的竹林中。          阳光与浓雾,西班牙。摄影师: Jim Richardson,国家地理阳光穿过浓雾,洒落在墓地上。 
 Tasermiut 峡湾,格陵兰。摄影师:Peter Essick,国家地理9月下旬的某天下午,在格陵兰南部,冰川溶化后的水流进了Tasermiut 峡湾。这个地区拥有4,000英尺(约1,200米)高的花岗岩悬崖,吸引着世界级的攀石好手到来。
 
 星空,华盛顿。摄影师:Rhys Logan在驾车归家越过沃特维尔高原的时候,月亮早早洒落在地平线上的细碎月光,造就了眺望星空的最佳时机。尤其怪异的是,风在这一刻也完全停止了。
 
龙卷风,犹他州。摄影师:Michael McDermott从犹他的摩押驱车回程的图中,迫近的龙卷风令我们离开高速公路,在加油站等待风暴过去。图中这两位,坐在栅栏之外看着龙卷风逐步接近,一直到他们已经不能再停留在户外为止。
 
         烟雾弥漫的仓库,爱荷华。摄影师:Kyle Jeffery在夜色笼罩下,工业工厂依然持续将烟雾驱散到密西西比河沿岸的风流中。这张照片拍摄于爱荷华的马斯卡廷,这是整条河长达110日远征路程中的其中一部分。     溪流倒影,南非。摄影师:Maurits Van Wyk落叶漂浮在溪流的表面,溪流倒映着那些已经掉光了树叶的树枝。这张照片拍摄于南非南部自由州(Free State)的一个农场中。 
Hengill Mountain,冰岛摄影师:Snorri GunnarssonHengill Mountain(名为Hengill 的山)靠近雷克雅维克(冰岛首都),以其地热区及生动的颜色而著名。
 

沙尘龙卷风,非洲。摄影师:Jeremy Lock2008年5月8日,非洲的吉布提,在一个为期10天的法国沙漠作战生存培训课程中,法国的士兵正沿着被小型沙尘龙卷风所刮起的纸片进行追踪。
 
秋天风景。摄影师:Olegas Kurasovas秋天的色彩对于摄影而言是美丽的对象。这个地方全年都有着特殊的气氛,但在秋天它会展露自己的最佳状态。我利用三角架在冷水中定位,有好几次我差点从光滑的石头上滑到了水中,但庆幸的是这并没有真正发生。 
    银背猩猩,非洲。摄影师:Ian Nichols,国家地理由于需要为自己的活力补充能量,这头银背猩猩埋头在一个泥沼中数小时,有系统地剥掉和洗掉香草根上的污垢然后进食。 
苔原风景,俄罗斯。摄影师:Michael Melford,国家地理一股秋天的风暴席卷克罗诺基火山后,向苔原吹袭而来。这片由柔软的绿草、红色的熊果和绿色的红莓苔子组成的如同花呢般的广阔土地,吸引着觅食牧草的驯鹿、采摘浆果的熊。
 
 雷暴雨,肯塔基。摄影师:Jason Whitman这是我在2009年4月19日拍摄的数张照片之一,地点是肯塔基的克里斯蒂安郡。这些天里充斥着气旋和奇妙的雷暴雨,一系列的雷暴持续了将近3天。
 

雷湖,明尼苏达。摄影师:Jack Dykinga,国家地理落日闪耀着雷湖,这是洪湖保护区中14个小湖之一,这个保护区由部落的渔业部门管理。渔业部门保护着被齐佩瓦族(Chippewa)视之为神圣的红湖,令湖里再次充塞着鲜美雪白的鱼肉而备受敬畏的白斑鱼。 

    大拱门,圣路易斯。剧院式的灯光给大拱门的表面镀上了一层夜晚的光辉。     彩绘山,俄勒冈日出。俄勒冈州的彩绘山,在约翰时代化石床国家纪念区的彩绘山峰上看日出。我必须在蜿蜒的乡村公路上摸黑步行3个小时,经历崎岖坎坷才到达那里,拍下这一天的第一张照片。     暴雨云,大峡谷国家公园。亚利桑那州的大峡谷国家公园,位于Point Hansbrough 附近,暴雨云的空隙令被覆盖的悬崖得以展露。 
海鲢与银河鱼,大开曼岛。这张照片拍摄于大开曼岛的伊甸石岩。每年都有一段短时间,这些银河鱼会挤满岩洞并游过开曼岛附近的潜水海域。
 

        巨柏天地,佛罗里达。摄影师:Jack Dykinga,国家地理在这个泥沼的绿色天空下,浮萍所形成的银河被缓慢流动的水搅动。佛罗里达的塞米诺族人把这种沼泽的截面称之为侏罗系。      长颈鹿,赞比亚。摄影师:Frans Lanting,国家地理一头长颈鹿正在啃食树木中处于低处的树枝上的叶子。 
尼克尔斯桥道,芝加哥。摄影师:Melissa Farlow,国家地理尼克尔斯桥道在千禧公园那世界最大的绿色屋顶上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