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式金属雕刻机:十大可笑简体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09/17 06:18:51

                            十大可笑简体字




 作者:托尔斯泰戈尔 

   古有拔苗助长,今有汉字简化。将国之羸弱、民之愚昧,归结于语言文字,是人作为最能动因素的自我开脱之道。先简化、再拼音化,多么可笑的奇谈怪论。当下全球谴责文化霸权与文明入侵之际,汉字简化论者却永远嫌自己“卖”得不够了,实在荒唐。五十年错误,恶果累累,今日到了匤谬正俗的时候矣。
   汉字的精髓在于象形,离开了象形,弄出一些奇形怪状的符号,那还叫汉字吗。至少正(繁)体汉字的字形与读音,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使得教与学都相对简单,而所谓的简化字,彼此孤立,掌握它们的难度已经大大增加。更要命的是,简化之后,伴随象形而来的文字之美感与喻意,消失殆尽,使得汉字虚有其表了。想那印欧语系诸语种,为表音文字,如果图省事,将法语德语中的小舌颤音都简化掉,说是降低其难度,那么,法将不法,德将不德,最终只会增加它们的难度。而中国早已经无汉字了,许多人还不省悟。
   一些简化字到了可笑的程度,现举出几例,希望能抛砖引玉,建立起一个大家伙儿共同声讨那场已经大大简化了中国人灵魂的汉字拼音化运动的氛围。
  
   一、爱无心。
   爱在繁体字中写成“愛”,中间有个“心”字。因此,古人谈到爱时,用心去爱,而现代人不仅爱得肤浅,还只爱钱……足见,爱无心后,人的灵魂开始堕落了。尽管还有个友字,但多为生意上的朋友吧。
   二、龟无脚。
   或者叫活龟成死龟。繁体的“龜”字,是我极为欣赏的一幅画,这个字不经过千锤百炼,不可能提炼得这么美。龜与龍,在中国的文化与精神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古人对这字的写法一定殚精竭虑,反复推敲后才确定为这种形态的,不象简化癖们随随便便就砍手断脚,阴险凶狠。龜、龍等字,实乃汉字之精华,绝对不能图省事简化。一经过简化,龜,由一幅水墨山水画,沦为一个难看的斑点——龟。不仅脚没了,而且,龜背上的花纹也消失了,龜上下两层的结构更是看不出来,总之,整个成一空空洞洞的死龟壳。试想一下,在思想靠语言文字承载的情况下,一个整日用死龟壳作为思考工具的民族,与一个用水墨山水画的龜进行思考的民族,其思维能力及对美的感悟力,能不大大地倒退?
   自从去年养龜后,更觉龜字之妙。那些当初强制推行简化汉字的人,不仅对不起祖宗与子孙后代,也对不起烏龜们啊。
   三、龙匕首。
   繁体的龍字,怎么看都美,而简体的龙字,怎么看都跟“死”字只隔了一层皮。作为中国人的图腾,龙字难道不该复杂点吗?否则真是对不起自己了,图腾简单,总意味着比较原始吗。龍的传人,却连掌握“龍”字都有难度?好笑不好笑!而且,你从“龙”的哪一点能看出其蜿蜒曲折的形态,倒能看到一把匕首,似乎要杀死每个中国人。
   四、门开裂。
   繁体門总比简体的门多了点什么。现在房价日涨,建材稀缺,但国人装修起来照样不含糊,舍得花钱。那么,从文字或者思想层面而言,門比门不也多了那么一点装饰吗?为什么人们宁愿给钢筋水泥加上各种雕饰,而不愿让自己的脑袋也装修得美观一些呢?門字有了上面那玩意儿,才象一扇門吗。而“门”,不仅很难看出它象一扇门,而且,即使是门,也年久失修,早已经开裂了。
   总之,看见門比看见门,心情要好得多,除非你卖防盗门。
   将貝简成贝,也是愚化丑化,因为貝壳上确实有横纹,你干吗让其消失呢?
   五、党不黑。
   繁体的黨字,可谓意义深远。我将它看成一个会意字,即在一间屋子里,一群黑心的人(黑),正在密谋着什么(口)。因此,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贬义多于褒义,什么死黨、黨同伐异等,从中绝对看不出伟大光荣正确的意思,这是个蕴含哲理的字。自从将“黑”改成“儿”后,嘿嘿,果然,不少人喜欢“爱民如子”或者自认“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了。总之,黨字字形地演变,与中国社会的现实真是丝丝入扣也。那么,想改变现状的志士仁人们啊,不妨从繁体化做起吧。
   六、体无骨。
   繁体的體字,以骨为偏旁,从豊得音。妙的是,體與禮有神秘的联系,说明身体不讲礼仪,便成了无用的烂肉一堆。简化后,体与礼之间看不到任何相关性,更无法觉察其读音上的近似。从这一点看,简化加重了掌握这两个常用字的负担,可谓得不偿失。而体也有骨而成了无骨,试想一下,身体无骨,那不成了软骨症患者吗!简化癖们削足适履,消灭传统,拼音文字,倒真得无骨。
   注:吴越方言中,“禮體”这个词是存在的,如:做事礼体,表示做事情恰到好处。
   七、厂倒闭。
   繁体的廠字,无论如何,都寄托了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望吗,谁不希望自己国家的工廠,既广大,又宽敞呢。这样,效益才有吧。但改成简体后的厂,唉,只能说狗屁不通了,它既不广也不敞,看上去还象省笔的“尸”字。就算不往那方面想,至少,厂这种形状,属于倒塌的象征,怪不得国营工厂都倒闭了吗。一根斜边怎么能撑起一个平顶呢?将廠搞成厂,似乎预示了中国工廠的前途。这样说来,搞简体化的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此等认识,倒也真是天才大师了。
   八、灯白丁。
   厂如此,灯亦然。繁体燈字,不仅读音上与登完全相同,而且,还有燈下苦读,五子登科的美好祝愿在里面。改成简体灯后,首先读音变得莫名其妙,丁与登还是有明显区别得吗。而且,其涵义也成了,灯下出一些白丁。建国后几十年,对知识分子的轻蔑与打压,从小小灯字,就能看出些玄妙。
   厂与丁给合成厅字,与原先的广聽成廳,亦不可同日而语。至于有些老总将工厂看成自家的客厅,则当然会支持简体化了。
   九、罴怪胎。
   罴是熊一类的动物,古人总熊羆连用。罴原来的写法是羆,能让人一眼看清两者的关系。但简化癖们神经大发,不知为何将其搞成“罴”,这样一来,就再也瞧不出它与熊的关系啦。久而久之,人们将问:罴是哪来的怪胎。
   十、学头轻。
   学本作“學”,撇开词源上的意义分析,光这两个字给人的直观感受,學远远优于学。因为學習从来都不是简单轻易的事,可以毛毛糙糙一蹴而就。古人头悬梁、锥刺股,方學有所成。如果把“子”字看成一个人,则这个人学习时,头上应该顶着巨大的压力才行,这种压力感,只有學字才能体现出来,改成学后,嘿嘿,轻松自在随风倒,蜻蜓点水学不好。目前世风日下,人心浮躁,我看,把学重新繁体化为學,有当头棒喝作用。
  
   五十年汉字简化,给中国的文化与精神,造成了致命的伤害。这不仅表现在割裂了传统、分劙了华人上,更体现在中国人思维的弱化丑化上。而且,使建立汉字文化圈的努力成为一种空谈。
   从行事逻辑看,当初提出汉字简化的理由,包含着对全体大陆人的侮辱——什么“传统汉字难学难认”……难道大陆人就智力低下,尚不及祖先,更别提台湾海外?从简化后果看,汉字由立体化变成平面化(如龜-龟),由美变丑(龍-龙),由有机变无序(禮體-礼体),由深刻变肤浅(黨-党),由有韵味变无耻(愛-爱、學-学)……,势必也使得大陆人的思维,已经平面化、丑化、杂乱化、肤浅化、无耻化……或者,现在挽救还来得及。
   反对回归繁体者,大都对汉字的美感、韵味及其与文化和思维的关系,一无所知,只将其当作简单的符号看待,则效率是他们唯一的尺度。他们也很少读繁体字的典籍。出于自身的考虑,怕推行繁体字,要迫使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去掌握繁体字形等,因此要竭力反对了。其实,大陆实行繁体字后,成人可以自然而然地掌握,小孩子从头学起就更容易了。而把书写当成画画,习惯于繁体字后就不愿再写简化字了,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