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式电脑玩游戏的配置:从喜玛拉雅到喀拉昆仑之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09/21 01:00:07
从喜玛拉雅到喀拉昆仑之一

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如果连一张片子的好坏也分不清,很难说是一个合格的爱好者。当我从数量庞大的照片里面选取100张照片的时候,居然有些头晕脑胀,虽说大部分都是垃圾,但就是要从那些比较好的垃圾里面取舍,也是件颇为伤神的事情,直到最后我终于明白缘由之所在——拣垃圾的人,即便是一块破铁片,于他来也还是觉得珍贵。至少,让我们回忆起拣起这块垃圾的那一个个瞬间。

本来应该放到【梦想实现】,但那边人气和这里还是有差距,先在这里放一段时间吧,希望大家喜欢。

先放风光的吧,同时记录一些这些照片带给我每一块记忆的碎片。

塔里木胡杨林公园里的归鸟

一过了十一长假,塔里木胡杨林公园里便游人骤减——然而,十月底才是这一年里最美的季节,我背着大包去公园,同车的一个人听说我准备在里面过夜很是吃惊:“游那个地方,两个小时就够了。”他说。的确,坐公园里的小火车绕上一圈,还用不了两个小时。然而当我在深秋的黄叶与落霞之中久久盘桓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生活的种种庶务,我愿意在这里过每一个秋天。

太阳已经落下去很久了,落霞与云彩飘落在寂静的湖面上。忽然有一队鸟儿从树林的上方飞过,我拍下了这一张。由于光线已经黯淡,用的又是长焦,清晰度不太好。



帕苏的山峰和月亮

一个人天不亮就去帕苏冰川,还没走到跟前太阳就出来了,朝阳给远处的山镀上了金边,而月亮正好落到它们的头顶,连忙用长焦拍下了这一张。



帕苏的山峰与冰湖

拍山峰容易出风景,拍湖水也容易出风景。所以,最容易出风景的,当然是有胡泊的山峰了。帕苏冰川下的冰湖夏日里泛着浑浊的细浪,冬日里又结成厚厚的冰面,就在我绕着湖面奔走,为浑浊的湖水和凝固的冰面叹息不已的时候,突然发现冰面上居然有一小滩融化了的积水,于是拍下了这张照片,我估计一年中遇到这种机会的时间不超过10天。



纳木错

我在成都做片子的时候,图片社的人给我建议说:这张片子还是不要做了吧,一点层次也没有。而实际上我正是喜欢这没有了光影招摇的宁谧与安祥。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大概已经是晚上九点钟,所有人都收起了相机,而我等到了这一刻。遗憾的是数码相机在光线黯淡的情况下有数不清的无法消除的噪点。那位大侠有好办法指点一下!



纳木错

纳木错的光线不是瞬息千变,是瞬息万变。我在那里呆的一个下午,下了一场小雨和一场几乎感觉不到的雪,当然,太阳也出来了三次,所以也拍到了好些各各不同的照片,不过我喜欢这一张蓝得这么丰富的调子。好些人问我:底下那一片是湖水吗?呵呵,的确不怎么像,不过的确,这是纳木错可爱的湖水,还有和她一样可爱的天空和云。



聂拉木到樟木之间的峡谷

从聂拉木到樟木公路是32公里,直线距离大概不到10公里,海拔从3700下降到1700.天空一直下着雨,走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拿出相机拍了一些,即便是相机因此而光荣,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可惜的是这一段路因为一些原因只走了28公里,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走一遍。



这是一张差一点被当作废片删掉的片子,因为没设置好曝光的缘故,差了两档拍下这张照片,数码相机显示屏上几乎就是一片黑色,后来在电脑里看到后居然有点偏爱它,不知道各位观感怎么样。



山南是藏文明的发祥地,是西藏最重要的农垦区,去雍布拉康的路边长满了金黄色的青稞,于是我停下来拍了这张照片。



欣赏桑耶寺最佳的角度是在它后面的山上,可惜我气喘嘘嘘爬到山顶的时候寺庙已经隐没在群山的阴影之中,唯有玛呢堆上的青烟伴着经幡在飘扬。在它飘得不那么狂乱的时候拍下了这张。



夏天在安娜普娜徒步的最大烦恼是那些美丽的雪峰总是为无穷无尽的云层所遮挡,额外的好处是可以看到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瀑布。这张片子不是因为瀑布漂亮,而是因为这个季节要在山谷中捕获一缕阳光实在太难太难了,所幸抓住了为数不多的机会。



安娜普娜山谷中的浪花

很多人都喜欢用慢速快门来拍摄水,数码相机的高感光度提供了用高速快门来拍摄浪花的便利。我在吊桥上用大约4000/1秒的快门拍了这张,浑浊的河水有点像凝固了的石花,可惜没有光线,不然应该更漂亮一点。



这张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觉得阳光照着这些被雨水洗得碧绿发亮的叶子很漂亮。拍摄与加德满都猴庙的台阶上。



我在安娜普娜徒步的时候,以色列MM的向导BEAR曾经满怀自豪地对我说,MANANG是个“大地方”。这就是我所见到的大地方了。不过地方虽然不大,但和国内几个号称“香格里拉”的地方比起来,她的安祥与宁谧无愧于世人对她的赞誉。站在后面的山坡上等待哪怕是一缕阳光把她照亮,但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那片云彩似乎一动也不动,最后不得已拍下了这张照片。虽然没有动人的光影效果,但我相信MANANG的天生丽姿一样足以使我们赞叹。



夏天的安娜普娜东南坡,每一缕阳光都弥足珍贵。所以,只要有阳光照耀的山坡,都显得那样多情而动人。



印度的自然风光实在没有什么可拍的(可能是我没能发现),在快离开印度的日子里来到位于北部喜玛拉雅山麓德拉敦附近的一个避暑胜地(名字搞忘了)。一个人住在有百年历史的城堡里,坐在露台上看南边的落霞与北边的岚霭。露台前面一丛淡紫色的花吸引了我,把相机放到花丛底下拍了好几张,这张是构图好一点的。



说到山峰,最美的当然应该是喀拉昆仑,著名英国登山家艾瑞克。西普顿(EricShipton)就曾称卡里玛巴德一带的山峰为“高山的庄严的最终展现”。我在喀拉昆仑雪峰的静穆与秋色的绚烂里久久盘桓不忍离去,每一天都让人欣喜而沉醉。这是卡里玛巴德北面最高的山峰勒格博希峰Rakaposhi,一个普通的早上漫步于村庄与村庄之间的公路上,拍下了这些照片。



这张片子很容易就可以拍到,只要天气好,躺在床上从旅馆的窗户就可以看到阳光是如何一寸寸把山峰照亮的。不过我一直没有搞明白的是:不一样高的山峰,何以会如此均匀而毫不偏颇地享受朝阳的第一缕金黄?



卡里玛巴德的山峰

和上一张是同一角度不同的日子拍的,个人觉得,有一些云彩的天气更容易拍到好的照片。



下午在山坡上的旅馆里看夕阳,雪山的静穆与落日的庄严实在无法让人无动于衷。好多时候我觉得在这种时刻并不应该频频举起相机,而是应该和金黄色的空气与无声而歌的晚风静静相对才是。



这张照片是在卡里玛巴德那所有名的女子大学门前拍的。在这个地方念书真是件幸福的事情,每天可以面对这样的美丽,春去秋来都有不同的感动。



淑女手指峰Lady Finger可能是卡里玛巴德最为有名的山峰了,刚好6000米,造型实在特别,只需要看上一眼就无法忘记。



由于没有三角架,我不得不把相机固定在乱石头堆上拍摄夜景,最终的结果是两个小时的折腾搞得相机伤痕累累!不过能记录下月色中群峰的庄严与肃穆,也是件让人非常愉快的事情了。



长时间的曝光,用广角比用长焦要好一些。除了可以获得更好的景深与层次之外,星星的位移也不那么明显了。



很多人不相信这是月光底下拍摄的,其实很简单,1600的感光度加上30秒曝光就可以了。和照片比起来,真正月光下的卡里玛巴德山谷要美过万分。想起张孝祥的《念奴娇》所言:“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者,或者可以形容其万一。



卡里玛巴德的一切都那么完美,即便是那些遍地生长的杨树,在秋日的阳光里面也是如此的欢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