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式电脑显卡价格表:从喜玛拉雅到喀拉昆仑之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09/22 06:19:35
从喜玛拉雅到喀拉昆仑之二

杨树实在是很美的一种树,即使是在最不适合拍照的中午,也可以让人有不停的发现。



在离开卡里玛巴德的最后一天,小巴士坏在路边。等待修理的间歇拍下了这张照片。算是我在卡里玛巴德最后的回忆吧。



帕苏是另外一个值得让人盘桓的地方。这是我到帕苏的第一天下午在“中国营地”拍到的,这座奇妙的山峰就在喀拉昆仑公路边上。那里有很多中国人,不过他们在别的地方做工程,我拍完照片之后和看管“中国营地”仓库的老何吹了半晚上的牛。他已经两年没回国了,可惜走时没有留下他的电话,不知道他现在怎样。



早上徒步去帕苏冰川,在去的途中拍下了这张照片。



帕苏的山峰实在美丽,随便的一个小山头都可以如此妩媚。



从冰川下来已近中午,不过还是在一道悬崖边上拍到了这张图片,只是构图比较特别一点。



胡杨林公园实在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我在跟一个朋友发短信的时候说:实在找不出什么话来形容这里的美丽,美得让人只想骂人。呵呵,没想到她回说,她在风景美丽的地方也是这种感觉。

到胡杨林公园的第一天黄昏拍到的。



同一天下午。我庆幸自己遇到了好天气,不过后来我发觉在新疆很难遇到不好的天气,这里实在是摄影者的天堂。



在胡杨林公园这个湖泊的后面有几座小小的沙丘,上面长着几棵胡杨。这虽然和我印象中广袤大漠中苍凉的几根枯干上挑着金黄叶子的景象有所差别,我还是拍下了一些照片。



几棵胡杨树很快就拍完了,我站在沙丘上四处张望,心想要是有一群羊或骆驼之类的就好了。这种想法之后不到五分钟,三个牧羊人赶着数百头羊走了过来。于是我跟在他们身后拍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生活真是件奇妙的事情







羊群很快钻进了树林,卷起阵阵烟尘,阳光从树枝的隙缝里照进来,在尘灰中显出缕缕的美丽光线。于是我拍到了这张照片。当我再准备拍的时候,一个牧羊人过来赶我走,因为我扰乱了他的羊群







第二天一早起来,在早上的第一缕阳光中拍到了红得让人窒息的胡杨树。



一根倒垂下来的胡杨树枝。好多朋友在看我这张照片的时候却总是喜欢把它倒过来,大约人们都觉得树枝一定是要往上面长的吧。



太阳越升越高了,逆光拍了这张。



因为要赶时间,我不得不离开美丽的胡杨林公园。从公园走出去有7公里的铁轨和17公里的公路。旅游季节已经过去,经过的两辆越野车我都没拦上,只好一个人背着包往外走,于是有了好多这样的照片。



半途中搭上了一位维族老人的毛驴车,坐在毛驴车上抽着他给的莫合烟,眼前全是曼妙不可方物的胡杨树,深秋的阳光烤得人无比受用,那一刻感觉像个国王。可惜这种感觉只享受了不到一个小时,老人要回他的村子去,我不得不离开他的毛驴车和可爱的毛驴:







这棵树干在半中空了的胡杨就长在路边,干裂的树干感觉非常沧桑。



在库车过了郁闷的一天,所谓的龟兹古渡既不古更无渡。下午时分沿铁路来到村外的田野里。收完的棉田刚刚种上了小麦,正放满了水灌溉,所以在夕阳之中拍下了难得的倒影。



田野里没有什么好拍的,回去的时候在铁路桥上看到太阳正在落下去,用长焦拍下了这张。



胡杨林公园里有座高高的塔,是用来查看火情的,平时不让人上去。我去的时候因为过了旅游旺季,护林员也不知道那里去了,所以爬到高高的塔顶。没有一丝风,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何谓“波平如镜”,于是拍了这张。在新疆,遇到万里晴空不算运气,遇到没有一丝风的日子才算是运气。可惜器材不好,也许很多片子可以更好的。



和新疆的驴友们一起去穿越天山,清晨在营地旁边拍了这张照片。那天早上那只伴我很多年的标头掉水里去了,零下十度的气温很快便使它结了冰。所幸全机械的结构使它免遭厄难,回去凉干之后居然还是一样的用





也是同一天早上在营地边拍到的。新疆实在是个漂亮的地方!



库木塔格沙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沙漠,可惜我去的那天中了头彩,居然在沙漠里遇到了难得的阴天,而且刚刚下过了雪,四处都是未及融化的积雪。眼见太阳在云层里艰难挣扎,一如我在初冬的朔风里挣扎在一座又一座的沙丘上。最后的一堆照片里面没有几张好看的。



敦煌所有的风景都在莫高窟的洞穴里面,我在鸣沙山的沙丘顶上久久盘桓,无论怎样也找不到诗人笔下的浪漫亦或沧凉。月牙泉的妩媚多情早已隐没于电瓶车的轰鸣与小摊贩的叫卖声中。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来到冰封的泉边拍下这张照片,或者只有在这冰冷的朔风之中才能够依稀找回往日的宁静。



为了拍到嘉峪关在晨曦中的雄姿,我不得不穿过一大片树林。当在田埂上疾步如飞的时候,蓦然回头发现树林和小屋在晨光中的美丽剪影。



我的数码伴侣未能经受住考验,在华山零下17度的气温中不途罢工,使我丢失了在东峰的朝阳中拍到的美丽图片。这是华山西峰——既然全世界人民都在此拍摄华山,为什么我就不能再拍一张呢





奇特旺国家公园里的树,和所有的黄昏一样,南亚次大陆的阳光和印度洋远涉而来的云团相逢,于是孕育了美丽的晚霞。我一直觉得在这张照片中,美丽的不是树,是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