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台海宽频:男人爱偷腥与女人爱偷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20/04/07 11:11:37
   男人爱偷腥,所以男人看见女人,总有猫看见鲜鱼的那份馋劲。而女人则爱偷情,偷情的女人不一定婚姻中无情,只是婚姻中的情感让她觉得不新鲜,不刺激或是不满足。婚姻中的情充不满她的心,心中有空,就想再找一点什么囫囵放进去。

    或许,婚姻于偷情女人不是不美满,但有些女人就像三头六臂的神怪似的,她们是多心动物。就是只有一颗心,她们的心也有压缩机的功能。心满了,把先前的那份情用力压缩一下,也就有空了,再放一个人进去,万一放不了整个人,让别的男人插进一足也可。

    偷腥是因为味口好,总有想吃点什么的感觉,并不在于肚皮大,能盛下天下美食。偷腥是快餐行为,甚至只是品尝行为,品尝到味了就行了,甚至不把食物咽进去,甚至用鼻子嗅一嗅气味也行,当有陌生美女擦身而过,爱偷腥的男人,也要屏气凝神,来一次“吸腥”的深呼吸。爱偷腥的男人,爱随便地对婚外的美女习惯性地动手动脚,而不经大脑。他们的爪子就是他们的用餐的刀叉。

    偷情的女人,她们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让一切偷情行为变得水到渠成。她们烧了人家的后花园,还要让人觉得她们是无辜的受害者,这背后的深层原因,在于她们动用了一种叫情的烟幕弹,把自己隐藏在事件的暗处。偷情的女人,总是能够发现她们心仪男人的致命弱点,麻醉男人的意志,把他们诱引到感觉的深处。加之这爱偷腥的男人,如果遭遇这爱偷情的女人,就让这男女关系被搅得像一锅怪味的粥了,越是味怪,越是让人不肯罢口。

    偷情的女人不一定真把这情当回事,因为多半只是滥情。就像小偷如若因为饥寒,偷多了东西,当然得省着点儿用,但当偷成了职业化,成了习惯,这偷就是为了挥霍,为了“偷”本身的刺激和乐趣。当偷情成了习惯,只有偷来的东西才是好的,只有偷的行为才能带来快感。从小偷针,长大偷金。换种说法:从小偷针,长大偷人。

    偷情当然为了偷欢,如果这偷没有了快感,也就没有了偷的乐趣。偷情,往往用情去“套”男人,因而偷情往往也叫偷人,因为她意在肉体,也在七魂六魄。尽管许多时候,只是动用了情的“网”,套了肉体的人。但偷欢看起来就让人难舍难弃。沉溺于肉欲的快感中,又享用着用情泡制的美酒,往往让人很迷糊,但酒醒过后,才发现这也是穿肠的毒药。

    男人爱偷腥,而女人却大都不愿意被人当作砧板上的鱼肉。男人为了从战略战术上取得偷腥的成功,也就另辟蹊径,假情之道,把偷腥的行为,半真半假地弄得有偷情的表象。或许,他们在实战中,认识到要想取得偷腥的成功,必得顺应女人爱偷情的惯例。男人也往往会发现,这生鱼片直接入口,远不如沾酱吃那么爽口。于是,爱偷腥的男人,也就逢场作戏地迎合着女人的偷情口味,但这往往为他们在偷情偷腥的后期埋下陷患。

    偷情必得偷心,要么偷情只能算是偷欢,偷欢带来的是感官的刺激,不是灵魂深处的满足,而偷心是一件大工程,不是想偷就能偷到,偷到了,男人会成了你手中的“提线木偶”,由你操控,偷不了,就可能只是被男人偷了腥,把你的情变成一具“残骸”。偷腥往往害怕偷心,因为腥味越重,可以烹饪出越有鲜味的煲汤,但心是难以烹饪的原料,味难调,火候也难掌控,弄不好味道比鸡瓜黄连更苦。

    偷情本来好玩,但偷不着有时会变成抢夺。男人为了偷腥,有时偷不着,就动了情的贮备。偷情变成了抢夺,或是偷腥最终被女人的情网网住而不得脱身。偷的刺激,也开始荡然无存,一场苦狱也就开始上演。偷情与偷腥在初期,各得其所,女人和男人都会为自己在婚姻的板块之外,新辟了一块圣境而兴奋不己,但当这偷情变成了温柔表层之下的血腥抢夺或是男人所偷之腥不再新鲜,才发现自己撒的鱼网,网住的是自己的时候,就发现这世上,自鸣得意的偷情者和偷腥者,往往是因为嘴太馋,是最容易被猎获的脑残动物!

    偷情与偷腥,都是偷,既然是偷,就会担心被人发现,发现了极有可能会挨打,一方面家中还有一个担你做贼的人,还有许多同伴,发现你吃独食会忌妒你,说不一定就当了犹大。在这里,偷与被偷,先有默契,之后,就可能因为方向性问题交火。不过,也有些时候,这偷的比被偷的厉害,也比看偷的厉害。不然,天下的小三都是让老大头痛的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