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区围墙护栏网销售:克洛普的困境:适应变化vs德国式顽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12/14 12:12:08

    克洛普的困境:适应变化vs德国式顽固

2011-09-24 / dogtu

柏林赫塔用他们出色的防守在威斯特法伦取得三分,汉诺威也用终场前的反击击沉了这首年轻战舰,克洛普的青年军们刚刚终结了一年多主场不败的历史,接着又是联赛两连败,随后他们还要连续面对美因茨和马赛两个客场,接下来他们会如何表现?胆子的确很重。

目前联赛6轮仅获得7分且排名积分榜的下游,然而上赛季独树一帜的不凡表现又仍历历在目,是什么使得前后的比赛的差距如此之大呢?又或许这几场比赛只是一个偶然中的偶然,毕竟休赛期多特蒙德曾拿下了电信杯,并在德甲首轮凌虐汉堡时一片叫好,本文将试图着重笔墨讨论这一问题。

沙辛:曾经的关键先生

首当其冲的问题,自然是昔日招牌球员沙辛的离去,对这支球队意味着什么?许多未曾过多关注上赛季多特蒙德的球迷或许想当然的以为,沙辛只是多特蒙德青春风暴拼盘的一部分,但事实沙辛实属场上黄黑军的大脑,决定着攻防的安排。

从简单的说,多特蒙德擅长执行"压迫的(pressing)"和"疯狂的(frenetic)"攻势足球风格,双后卫胡梅尔斯和苏伯蒂奇提到高位,可以迅速出球至中场,这种推进往往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节奏如此之快往往令对手难以应对,也得益于他们长期完整阵容配合出来的默契。克洛普要求自己队员执行战术务必准确且无私,看起来区别于通常依仗超级球员的战术,克洛普的球队更是一个整体,每名队员都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点显得活力十足,这也是为什么在赛季前很多球迷都“自欺欺人”的不甚担心沙辛的损失了。

然而这里面掩盖的一个重要事实就是,任何体系运转的根本,都需要一些关键队员来对其进行弥补或保障。队长魏登费勒更多的坐镇后防,沙辛就是球队场上的领袖,他虽然只有22岁,却已在顶级联赛打拼多年,足以用自己的经验弥补队伍的年轻,他就是多特蒙德大船领航前抛起的锚。

后防线的提前能给中场队友更多的选择空间和覆盖面,无论沙辛还是本德接球均可以创造一个完整的三角区域,甚至是更加灵活的四边形,球在他们之间被保护的相当安全,而且随时有一个人可以从防守端起飞。通常这个人就是沙辛,他出色的球感足以完成这一重任,由于后防压上,出球的时间会大幅缩短,沙辛的插上也更具隐蔽性,他于是成了隐蔽性很强的进攻发起者。同理克洛普还要求自己队员加强就地抢断,随后同样好不延迟的交给沙辛,前场的香川真司,格策,巴里奥斯也是接应快速出球的大师,上赛季的多特蒙德很多进球就是这么一气呵成快速终结,眼花缭乱却又赏心悦目。

这个角色看似简单似乎不需要太多的技术要求,但实则执行起来无比困难。从简单的逻辑来说,越是依赖整体的战术,越是要求指挥官了解每一个队友的能力,包括起速时机,习惯路线,惯用脚这些技术特点和体能,训练状态,伤病隐患甚至心情等等各种瞬息万变的因素,而那些依赖巨星的战术,他只需要等待队友传球,发挥自己的特点完成母仪天下就够了,他们是也只是球队的国王,类似沙辛能称作大脑的球员还有哈维和斯科尔斯,他们的创造力,不在于创造出自己的机会,而是帮助队友更好,就像指挥乐队的节拍器一样,运筹前后,帷幄左右。

这是一个天才辈出,能力值已趋近极限的年代,作为球场中心的后腰人选已不再仅限于纯防守职责了。现代战术对控制足球的要求更高,要求占有的更彻底,斯科尔斯和哈维等均善于出现在最恰当的位置,让同伴可以既快速又高效的找到自己,随后再把皮球传至自己同伴保护的安全地带,对于巴萨和曼联这样的球队来说,控球时间和传球成功率就是拿下比赛的生命线。对于后腰位置来说,可以接到球并传出去就是最好的防守,区别于靠身体逼抢,同时又蕴含了无限想象力的进攻方式,足以使大多数对手疲于奔命,节奏始终控制在自己手中,保证大多数比赛场面占优。

早年间拥有一技之长的球员往往被炒的身价很高,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是任何球队的“必不可少”,这也从他们的频繁转会可以看出,足球圈里一直存在一个心照不宣的常识,哈维和斯科尔斯这样的球员,才是真正身价最高的,具体有多高?你可以想象到的多少钱也不卖就是了,他们都是自己俱乐部的最坚固基石,终其一生从不改旗易帜,当然哈维和斯科尔斯均已三十开外,而沙辛只有23岁,他在这个年龄绝不比前辈们差,多特蒙德憾失如此瑰宝,所丧失之元气确实很难短时期弥补。上赛季最后和本赛季开局这些没有沙辛的比赛已经昭示,球队虽然能通过默契和良好的传球功底控制比赛,但很难决定关键时刻,既不能在关键时刻摧城拔寨,也不能在关键时刻组织防线,相比的缺少凝聚力。

克洛普:试图按上赛季模式失败了

我们都明白通常的比赛获胜后不换阵容的道理,为了延续上赛季的成功,俱乐部也努力续约了大多数队员,当然沙辛的合同是他们无能为力的。大多数人也还是对克洛普的卫冕赛季很乐观的,包括赔率网站等,都认为他们至少是拜仁之后的最大热门。很多球迷也对京多安报以了很高的期望值,他昔日在纽伦堡也有着颇为出色的赛季,寄希望于他能良好弥补沙辛的空缺。但新婚的蜜糖之后,不安开始降临,联赛第二轮输给苦主霍芬海姆,京多安即显露出了他在全场急于追分状态时的无助,虽然,相比于沙辛对于球队的熟悉和掌控,如此迫切的要求这个新的年轻人也是不现实的。

多特蒙德开局不利的原因还在于战术相对单一,全场逼迫打法虽然有效,但克洛普甚至并没有自己的第二板斧,于是对阵一些不那么积极进取的对手时,也不得不频繁的使用牛刀,整个赛季下来,所有对手都接受了180分钟的多特蒙德打法适应教程,对于顶级联赛之高手过招来说,这已足以在休赛期里把你琢磨透了。比如赛季初万人瞩目的鲁尔德比首次登上决赛舞台,老道的兰尼克即使坐镇主场也没有选择对攻,最终成功的遮住了多特蒙德的锋芒。更可怕的还有越来越多的对手也采用了这一战术,他们发动反击,甚至比上赛季多特蒙德更加犀利,典型的就是本赛季开局不错的门兴和霍芬海姆,他们同样拥有积极热情投入比赛,基本功扎实而且阵容相对稳定,正如火影忍者最新话三代雷影被自己无往不前的矛戳中而死一样,多特蒙德遇到这样对手也只能被反击的一塌糊涂了。

京多安在场上也更像一个box-to-box型中场,box意指禁区,box-to-box基本上不承担组织工作,防守的时候退到本方禁区,进攻的时候后插上到对方禁区抢点,两个禁区的终结者,所以叫Box-to-box(来自baidu),对此术语荐文[翻译团]Box-to-Box型球员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吗?。他在身体的灵敏和技术上均有天赋,但却很难打出像去年在纽伦堡那样的表现,因为克洛普和队友对他有着不一样的要求。他在场上非常努力,足迹遍布球场大部分,但他的heatmap图却显示他更倾向于逼抢对手,于是压的很靠前,而沙辛则撤的更深,更倾向于跑向空档等待队友的传球。

京多安和柏林赫塔比赛中的场上时间分布图,可以看出他通常上提的有多高,缺少对中圈位置的覆盖使得很容易让对手打反击。

巨大的中场空档形成在中圈附近,使得拉斐尔很轻松的带球推进。

(译注,此图中的反击比赛48分钟京多安已经下场了……)

区别是明显的,多特蒙德在中场断球的机会也比之前的小,对阵霍芬海姆和柏林赫塔的两场失利也毫无疑问的中场表现最差。柏林赫塔主教练巴贝尔赛后说:“毫无疑问的赢得中场的球队才能获胜,我们的中卫和后腰们(holding midfielders)发挥简直棒极了。”巴贝尔和霍芬海姆主帅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要求他们的队员在球场的中圈附近施加更大的压力,于是暴露出多特蒙德在此处的应对不足,比赛场面瞬息变化,一旦你在一个位置应接不暇,那只能招致一连串位置疲于奔命。和阿森纳的比赛,决定比赛的关键仍然在中场,多特蒙德在场上拥有明显的场面优势,但却率先失球,老队长凯尔的草率失误,最终被范佩西一脚致命。

战术混乱

另外的原因也源自于少帅克洛普本身的战术匮乏,在和汉堡的揭幕战中,多特蒙德在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均完克对手,但在打入三球以后开始变的自满,他们在场上变得慵懒并且显现出倦意,但是还不得不继续执行高强度的压迫式打法。谁也不可能金刚不坏金枪不倒,霸王硬上弓则意味着更多的体力,偶尔的浅出也才能更好的深入,但克洛普在张弛方面明显缺乏应对,联赛刚刚开始,球队已经出现伤病和不支,后面的比赛如何出招,尚需克洛普谨慎面对。

一个疲惫的团队试图90分钟充满精力是不可能的,他们往往在面对一段时间集中的反击中顾此失彼,或者在比赛的末尾阶段失去注意力,多特蒙德已经迫切的需要一个替补的gameplan来阻止这个恶性循环,有时候适当放弃进攻,看清自己的位置,从扎实的防守开始做起更容易掌控比赛。联赛初期的一连串对手中克洛普并没遇到特别强劲的对手,或许他更需要类似做客安联和酋长球场的比赛,用更强的对抗来帮助清醒自己和球员的脑子,摆好自己的位置。对于穆里尼奥和弗格森这样的战术大师来说,三线作战却只有一套阵容和战术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缺乏有新意的战术调整,更不用说在缺少关键球员的情况下继续固守原有计划,毫无疑问会被撞的满头包。

上个赛季的欧联杯比赛,他们由于经验匮乏和战术单一最终小组赛出局,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备用的方案,本赛季的欧冠比赛同样的不容乐观。

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是在上赛季优点的基础上指挥球员对对手的针对进行反针对,简单的说就是积分榜上多特蒙德已经处于下半段,很多未交手的球队会不那么畏惧多特蒙德并且试图多拿分,之后黄黑军团就有机会施展自己特色了,如何正确看待双方的处境地位,控制比赛的关键,才能主宰场上的结果,像之前的对手教练巴贝尔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很好的认清了这一点。

同样一个伟大的教练也不能害怕放弃他的gameplan,哪怕是已经证明成功的,如果他真正相信自己的球员,就应该给他们球场上更多的发挥余地。德甲巨无霸拜仁慕尼黑总是隔年才能成功,本赛季欧洲各大联赛的卫冕冠军也大多开局不甚顺利,过去那种只需不变就可以持续成功的时代一去不返了,选择改变,选择信任一些新人,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这才是亘古不变的至理。

结论:适应变化 vs 德国式顽固

同样德甲环境本身也在阻止着战术创新,在欧洲足坛,你不会发现一只德甲球队领先着技术革命并成为竞技的支柱,哪怕意甲联赛已经今不如昔,和德甲的竞争仍不分上下。很多意甲球队比如那不勒斯,巴勒莫,罗马。热那亚和乌迪内斯都是大胆试验战术和发展球队特色的温床,他们更能包容百花齐放的人才,相比德甲很多球队多年一直坚守4-4-2阵形,直到两年前一批少帅的长成为止,这一切应该根本源自于德国人的顽固精神。

大多数德甲经理更倾向遵守一个强大的体系然后长期的加以弥补完善,不来梅的沙夫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的球队从未缺少赏心悦目的攻势打法,然而这也是他们在很多场合失败,尤其是欧洲比赛失利的原因。兰尼克的霍芬海姆和沙尔克,同样拥有堪比温格的攻势足球理念,却没有任何的防守计划。于是霍芬海姆凭借进攻犀利升入德甲的第一年即拿下半程冠军,随后却只能全面摊手…上赛季的兰尼克接手沙尔克后也立即带来了完全不同的风格,相比于马加特的“健身中心”,兰尼克对进攻有着痴迷的偏爱,于是沙尔克以-6的净胜球完成了联赛,并且4场欧冠比赛丢了9球,而马加特的8场欧冠只丢7球而已。

万幸的是克洛普确实是德国青年教练的典范,他已经在过去拥有过战术创新的领先,多特蒙德拥有如此多的年轻天才,也是德国最令人兴奋的俱乐部。但如何能长期拥有这些天才,持续拥有竞争力,至少需要连续参加欧冠比赛才行,国家队教练勒夫频繁现场观看多特蒙德的比赛,多方人士也对他们同样的期待,希望能成为新的攻势足球的品牌。展开辩论的话,此刻即断定克洛普的第四赛季成败与否是不公平的,最近的比赛克洛普已经开始更换首发,比赛还会进一步展开,克洛普如何求变应对新赛季,大家尽情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