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凶悍之逃嫁太子:跟随贺龙同志在冀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08/22 11:32:53
跟随贺龙同志在冀中
 
沙汀
 
  
  “四人帮”没被粉碎以前,我曾同一些同志在成都北郊学习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一年春初,关于贺龙同志的消息,又开始在同志们间流传了;但都三言两语,不仅不详,且有分歧。每一听到这些传闻,真是幻想联翩;但大多却也并非幻想,而是实实在在的回忆。因为在一九三八年冬到一九三九年夏,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主要在敌后的冀中平原,我曾经同何其芳同志和一批“鲁艺”同学在八路军一二○师学习过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司令部,因此同贺龙同志见面的机会较多。  我听到有关贺龙同志的一种说法是,他还在养病;另一种说法,则传说他已被林贼于叛国投敌前,乘他有病时暗害死了。在一九七二年冬我离开北郊以后,这后一种说法才得到证实:他竟然在一九六九年六月就逝世了!同时还得知他被害的具体经过。但对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都丧心病狂到妄图暗算的坏人,是任何恶毒手段都用得出来的,说它有什么必要呢!简单地说,贺龙同志经过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以致病情日益恶化,而林贼一伙的罪恶目的,也终于达到了。但是他们自己,却也很快暴露了叛徒卖国贼的丑恶嘴脸,成为不耻于人类的狗粪堆。  是的!各种消息都向我说明:贺龙同志确乎在他治病期间被林贼一伙暗害致死了!而且是被加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后折磨死的。而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似乎已成“铁案”,不可动摇,这是使我最难受的,最痛苦的,因为我无法相信它!因为在那难忘的将近半年的战争生活中,那么多他的生活侧面和言谈片断,特别是为了教导我而谈论到毛主席和党中央时,他那种纯金般的忠诚,还有他性格上本有的豪迈、爽朗,这怎能叫我相信那些卑劣无耻的捏造呢?!  有一次,他曾经用一种充满敬仰的感情,叙述了一些毛主席在同陈独秀、李立三等的错误路线进行斗争中,为党为革命建立的不朽的功勋。特别热烈赞扬毛主席在民族生死存亡关头,对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问题所作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决策,因为它迫使蒋介石停止内战,从而促成了党所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和发展。贺龙同志对这段历史讲述得很生动。“他只是说不能打!”他模拟着毛主席的神情动作——不住摇晃着手掌说服当时少数过分激动的同志,“绝对不能打,——无论如何不能打!”最后,他是那么酣畅地哑声笑了,鲜明地表现了他对毛主席的无限敬爱。  贺龙同志对他的政治委员关向应同志的尊重和他们互相间的融洽无间,也足以看出他是多么自觉地体现了毛主席的建军思想。贺龙同志在一二○师的威信,是很高的。但在谈到干部、战士的政治觉悟和作战能力的时候,他没有一次不强调这位党代表的作为。在一九六二年,他还特别要他一个亲属向我指出,我所写的一册有关他的小书的主要缺点之一是:对关政委写得太少了,因为在掌握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方面,关向应同志对一二○师的作用是主要的!  南昌起义,继之以广州起义后,在毛主席亲自领导建立井冈山中央根据地的伟大革命创举的鼓舞下,由于党的积极支持,重返湘西进行革命活动的经历,贺龙同志也向我谈得不少。当时,连他本人在内,一共只有几个人、几条手枪了,但是,就凭着这点武力,他在鹤峰一带同白匪军展开了武装斗争。当然他也谈到贺英同志、贺满姑同志以及其他亲属。因为她们都程度不同地在重新组成一支较大革命武装和开辟湘鄂西洪湖苏区工作中作过不少贡献。而且都先后在反动派的屠刀下牺牲了!他非常敬佩他的大姐贺英同志,她的牺牲只是由于一时大意。这个牺牲是惨重的,从他事后分派一位同志前往探查结果时说的话可以完全体会出来:“你摸去看看,总还剩得有点渣渣嘛。”而反动派随后却连祖坟也给他挖了!  对于个人说来,这确是悲剧性的打击;但在党的鼓舞下它却丝毫没有挫折贺龙同志壮大红军和扩大苏区的雄心壮志。在聚集力量的过程中,工作的艰巨,是可以想象的。但在谈到这一时期的活动情况的时候,既是富有教育意义,却又那么引人入胜,有时甚至使人感觉他所说的绝非严峻的斗争生活。我记起马克思在回答什么是人生的最大幸福时的名言来了:“斗争!”真的,对一个矢志革命的人来说,在同反革命的搏斗中只会感到幸福!  现在连红小兵也知道伟大长征的艰苦了。贺龙同志在谈到过大雪山时也讲到这一点:冷冻大,空气稀薄,而山又特别高,有些体弱有病的战士,一爬过山就牺牲了。因而碰到这类战士,他就让他们分别拽着马尾,攀附着马的颈子,自己又一手拖上一个,让他们迅速翻过雪山。就这样,在好些次往返中,保存了不少体弱多病的战士的生命。但他也兴致勃勃地谈过一些这种艰苦生活中的琐事和插曲,使人感觉,对于一个真正革命者说来,马克思的名言确有至理。  现在,我想起了在跟随贺龙同志去晋西北前夕对他所作的一次访问。在这次访问中,我们也谈到过长征。而在谈了些通过草地时的艰苦生活,诸如缺吃少穿,经常露宿,沼泽又多等等而外,他就引人入胜地讲到过在草地上的河流里钓鱼的情形。他打着手势,说是只需要根细麻绳,扎上钓勾,鱼很快就上钩了。这不是那里的鱼老实,因为从来没人钓过,太缺少经验了。在岚县和冀中,我没有看见他钓过鱼,但却知道他在战争间歇中高兴同一批青年干部打篮球……  我觉得,对于这些生活琐事和插曲,不能孤立地看待,而应当把它们同当时硝烟弥漫和补给短缺的情况联系起来,这就不但可以看出他战地生活的全貌,特别可以看出,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他对待战争、对待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因为在指挥战斗当中,尽管有时镇静沉着,有时振奋豪迈,现在回想起来,却无不叫人感到激动。而这才是他生活的主要部分。我记起冀中大曹村的战斗来了。那是敌人一次规模较大的分进合击,河间、蠡县和高阳都有大量敌人倾巢而出,还放过一次毒气。而在敌人的冲锋被击退时,他却对着电话,猛勇而又愉快地嚷叫道:“那你们马上反冲锋呀!听见了吗一一马上反冲锋!……”  在所有的战斗中,不论这个战斗的发展进程有无多大意外变化,他却总是那么镇静。我记得,一次饶阳、河间、献县等地的敌人都在增援后出动了,准备来一次新的“扫荡”。那天,我们正吃午饭,一位参谋同志来报告了:离司令部不到十里的吕汉,被敌人占据了,而且正在造桥。参谋同志显得有点紧张,是特别跑来向他请示的:应该怎样行动?  但他照旧用饭,一面充满机趣的答道:  “是呀,造起桥他才好过来呀。”  “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对方有点莫名其妙,就追问了。  “没有了,走你的吧。”他若无其事地回答。而当对方转过身去的时候,他又望着我笑道:“同志,敌人对我们的兴趣真不小呢。”于是,我也仿佛太平无事一样,丢心落意地笑了。  然而,尽管镇静,随便和满不在乎似的,就在那次连续十天的战斗中,实际上,他的工作却比平常繁重。有时,经过一夜的行军,大家都睡觉了,他却还得同别的领导人忙着军事上的布置。而且不仅限于直属部队,全冀中的部队的行动,都得取决于指挥部。因为在那广阔的原野上,几乎无时不在进行战斗。在我看来,除开长期战争生活的锻炼,就是他胜利信心的坚强。而这种信心,是建立在毛主席伟大人民战争思想基础上的。我在冀中所直接体会到的正是这样。  在到达冀中不久,为了保护群众的基本利益,贺龙同志一再强调加强村政权薄弱环节的重要性。而对于一些地区没有认真执行合理负担政策,感到非常愤慨。其实,这种在毛主席建党建军中长期形成的热爱群众,关心群众疾苦的优良传统,就在贺龙同志的日常生活中,也体现得相当突出。一天下午,我们在岚县城外碰见两个牧人,一老一少,他走过去,从那老人手里要来扬铲,试用了几下,这惹得两个牧羊人笑了。接着他就同他们十分亲切地闲谈起来,问起他们的家庭情况,工资待遇,等等,表现出极大的关怀。  可以说,离开延安,在青化砭宿营那天,我就突出地感觉到这点了。那是一处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村子,到达不久,他就和一个青年农民闲谈起来,周围围着不少头缠羊肚帕的山村居民。而当我们在一位农民家里吃晚饭的时候,忽然,一个身材高大、相当健旺的老大娘,在窑门口出现了。于是贺龙同志立刻亲切地用筷子指点着盛面的瓦甏,招呼道:“快来盛起吃吧!”“吃过了,同志!”“至少得吃一碗才对!”“的确早吃过了!”“那么吃两个饼子好吧?”接着他拣了两个饼子,站起身来,让警卫员传递去。这类事在以后更常见。  在参军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出党的这种优良传统所起的巨大作用。这在冀中特别显著,青壮年参军的踊跃,不必说了,由于敌人据点的星罗棋布,在新兵的集中和运送中间,时常有被敌人冲散的危险,但是,往往只需一个干部,就可以安全地领起一队新兵到司令部听候分配。而且,正象贺龙同志说的:“今天入伍,明天就可以打仗。带点伤,从医院出来,就是个老兵了!”接着他又嘲笑了一通那些与人民为敌的旧军队用机关枪、大刀、动辄杀人等手段督战的丑恶反动嘴脸……  但是,尽管在谈到干部、战士冲锋陷阵时充满了革命的自豪感,同时,如果哪一次战斗后的伤亡情况比较严重,却又总叫他一两天寝食不安。这是大小黄龙战斗刚刚结束以后的事,一天,贺龙同志显得愁闷地告诉我:“昨晚上一夜没有合眼睛啊!翻来覆去总睡不好。早晨一早,我就到卫生所去了:脚呀,手呀,一大堆!同志!”他忽然变得很严肃了,“这就是我们共产党的肉,共产党的血呢!”下午,他特别同一位负责同志认真研究了好一阵有关伤员问题:从改善伙食到怎样护送他们去路西疗养。而且一再强调,要采取措施保证伤员们安全到达路西。  贺龙同志是经常以政治上的坚定鼓励我和评价干部的。他曾经好几次向我提到的一个“红小鬼”出身的主要负责干部,首先就肯定他政治上坚定,在任何困难面前都不悲观失望;而且“越艰苦越挺得住”。有一次,在谈到这位已故的同志时,他赞扬道:“你还没有看见他当红四师师长时候的情形呢,那才真叫勇敢!一次在鄂西作战,敌人一个师追我们,他一个人带一班人断后:就蹲在山口上,面前摆起这么大一堆手榴弹!……”  他对干部的赞扬、关心,以及同他们亲如手足的关系,我想到的还很多。这是到达岚县前一天的事情:我们一道去宿营的地方,他忽然一眼发现一个穿着件新制皮大衣的中年干部,站在一座空地上堆满驮子的院落里面,于是欢呼道:“喝!马夫,哪里搞来的皮大衣啦!”接着跨进院子,走到那马夫同志面前去,翻看着那件大衣,最后,认真地评价了:“不错!准可穿七八年。”而在重又前往宿营处的途中,他告诉我们:“这个马夫参军一二十年了!全家人都是为革命牺牲掉的,现在只剩他和一个兄弟了,人很老实!……”  八路军中不少干部,差不多都是在党所领导的武装斗争中成长起来的“红小鬼”,因而他们对党的忠诚、对革命的坚定,可以说已经成了天性。至于对革命优良传统的继承、发扬,那就更习以为常了。在遍地烽火的冀中,参加部队的“小八路”也不少,这一点我印象比较深:有一次,贺龙同志抚摩着一个又黑又瘦的“小八路”的头顶,端详着,询问着,因为那孩子刚才参加部队不久。而在问明了他的父亲是高阳城里的铁匠的时候,他惊喜地叫道:“哎呀,这个小鬼的成分还不错呀!你认识字么?”“认识两三个字。”“才认识两三个字!要努力学习呀!”对于这一类“小八路”,一有机会,他总鼓励他们努力学习政治、文化。  对于参军不久的青年革命知识分子,贺龙同志当然同样关心,随时耐心地为他们解决思想政治上的疑难。有一次,一个这类青年干部颇为祖国的发展前途担忧,其他两三个也不大相信坚持抗战我们的国家就能做到真正由人民大众当家作主。他们全是长期生活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因而贺龙同志用生动的群众语言,列举了大量党所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中的确凿事实,诸如“县长民选,村长民选,群众都有了自己的组织”等等,来说服他们。最后,他又语重心长地说道:“同志,要多从进步方面看,我们对抗战才会有信心呢!”于是大家心悦诚服地笑了。  想起贺龙同志,有时候,我总想起他在长期战争中养成的一种爱好,而这种爱好,又是和他性格上豪迈、在革命进程中勇往直前的精神分不开的:他喜欢马,喜欢骑上一匹好马在乎野上驰骋。有一次,因为听说冀中“抗联会”的主任有一匹小红马,被夸为冀中第一,于是他访问住在邻村的“抗联会”去了。还未坐定,他就用一种行家口气问起这匹小红马来:“跑的是野鸡柳子吗,蝉头?”我们都莫名其妙,于是他又用手势和声响区别着马的种种步法。但是,我们仍然插不上嘴!  最后,他望警卫员叫道:“张娃儿!去把那匹小黄牵来,骑起给史主任看看!”于是我们一同到村外去了。但他并不满意,老是惋惜着年轻警卫员和小黄马的错误:“又颠了!”或者:“他压不住它!”末了叫道:“一定叫马兵骑坏了!”随即,贺龙同志脱掉大衣,亲自骑上那匹小黄马了,在广阔的平野上驰骋起来。而小黄马因为得到了老练的骑手,它的步法,精神面貌也随之而变了:平稳、欢腾……  贺龙同志的生活,是相当简朴的,他的屋子里只有一点日常生活用具,而最触目的,则是满壁作战行军用的地图。如果要说陈设,装饰,这可以说是仅有的陈设、装饰了。而他唯一的嗜好,恐怕就是用烟斗吸旱烟。有一次,他看见一个年轻连级干部抽烟卷,马上带点指责似地笑道:“怎么还抽纸烟?总部早就通令禁止抽啦!”随后,他又亲切地劝告对方:“我给你讲,最好是抽旱烟,你看吧,又不贵,又好买,象我,一个月顶多才抽一块钱的。……”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教育,我更加觉得需要向贺龙同志学习的东西太多,而我自己的弱点,也自觉更突出了。我深为懊悔在冀中离开他太匆忙。而且,他曾经好几次鼓励我留在部队上啊!我相信,如果我真的留下去,我在全国解放后将会在工作中少犯一些错误,为党减少一些损失。  我又记起林贼一伙暗害他以致于死的另一种传闻来了,——但还是不必说那么具体详细吧!总之:折磨!折磨!无止无休地折磨!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而这个传闻如果属实,那么这批害人虫真是坏得来出乎人的想象!……  使人感到欣慰的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敬爱的周总理的深切关怀下,贺龙同志所受冤诬,终于被昭雪了。林贼早已自我爆炸了;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更遵循毛主席的遗志,又一举粉碎了“四人帮”,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革命和人民。我想,贺龙同志如果健在,他将怎样的欢欣鼓舞啊!  《回忆贺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