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公园自由行路线:[顶] 三宝五行万应灵丹敷脐自然灸疗法[出售丹药]:安全无毒,一次见效,立杆见影!手机15...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20/04/07 11:42:41
  失传的绝技(转载)

           中医之所以是“国宝”,除了有人才和学术,还有一些“绝招”,这些“绝招”可以说是每一位医生的看家本领,但这一点长期以来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特别是许多散落在民间的“宝贝”,包括秘方、手法等,它们都是经过千百年来的实践证明有效的,甚至是无数人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如今已经失传或濒临着失传的危险。-

         当年,笔者所在实习医院的外科治疗烧伤是一大特色,主要治疗方法就是用“虎杖液”外喷伤口。“虎杖液”是医院根据一位老中医的验方配制的院内制剂,是以虎杖、侧柏叶等为主要成分的一种酊剂,广泛用于Ⅰ度、Ⅱ度烧伤的患者。当时,门诊和病房每天都要接收许多烧伤患者,笔者的任务之一是给患者喷药,一天喷两次,直到伤口结痂、脱落,既不需要包扎,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大黄15虎耳草10黄柏10地榆10虎杖12白及5烘干碾细末过100目人冰片10用香油20调糊清洗伤口后外用无须辨证!

           实习期间,笔者有一次意外被开水烫伤,衣服一脱,整层皮掉下来,非常可怕。当时没有采取其他的措施,只用医院的“虎杖液”外喷,结果一周内痊愈了且没留下任何疤痕。十几年后,笔者的一位同事被开水烫伤,经过清创、包扎处理后,又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总算把烫伤治好了,可因为疤痕收缩还做了疤痕切除和植皮手术,半年时间过去了,她的皮肤还没有完全康复,留下了永久性的疤痕。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原因很简单,因为类似于“虎杖液”之类的东西不够“先进”,而且收费太低。笔者记得当时自己喷了一星期只花了几元钱,而这位同事虽然伤情较轻却为此花费了1万多元。更令人担忧的是,万一伤口感染了谁来负这个责任?于是,就没有一家医院愿意使用“虎杖液”,没有了需求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再生产“虎杖液”了。失去的是“宝贝”,受苦的是百姓。

         笔者的一个亲戚,是外科学教授。许多年前,他妈妈的一个脚趾头烂了,经诊断是“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中医叫“脱疽”),治疗的方案是要把坏死的脚趾头截掉。他和他的主任亲自为他妈妈动手术,手术非常顺利。手术当天,他妈妈因为下地不方便,只好用痰盂在床上小便,一不小心碰倒了痰盂,尿液洒在了伤口上,于是伤口感染、溃烂,一直烂到了脚底、脚背。他是个孝子,每天亲自给母亲换药,却没有任何好转,只能眼看着溃烂的面积越来越大。他感叹地说:“若继续使用外科的方法,估计只能把整只脚截掉了。”他的弟弟看他已经束手无策了,就自作主张跑到当地“土医生”那里,花5毛钱买了一瓶“白药水”。“土医生”让他拿一根鸭毛洗干净晾干,然后蘸着“白药水”涂抹患处。一天一天过去了,他母亲的脚也就这么好了。后来笔者到当地打听“白药水”的下落,却一直没有找到。而今,眼看着掌握这些“绝招”、“秘方”的老人不断逝世,许多民间的验方由于失去其赖以生存的土壤也逐渐消失,笔者终于明白,许多类似“白药水”的东西肯定失传了。

        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对于这些中医绝招和秘方,我们都知道应当继承和保护,却不知道如何保护,更谈不上继承了。回顾这几年走过的路,不难发现要继承和发扬中医,单靠政策是不够的,还应当知道中医的特点,遵循中医的规律,更重要的是给它一个适合生存的环境。就好比种树,如果不考虑树的特性,不考虑树生长的环境,用种松树的方法种榕树,或者一看到榕树长出根须就觉得是怪物,非要把它剪除。如果这样,不管你种得再多,投入再大,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一位优秀的医生谈“激素、消炎、输液”的弊病

 

远志中医按语:看了这篇文章,颇有同感,与前一阶段我发布的帖子内容很多呼应之处。面对当前社会的医疗现状,我不得不由衷地感叹:这个社会疯狂了,人心也变得疯狂了,真的一切向钱看了,很多医生被猪油蒙了心,被金钱牵着鼻子走,当然病人也就被此类医生(起码占医生总量的过半数)忽悠了!

人人要谋生,要立足社会,要养家糊口,但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营造出一种“人人要消炎、要用激素、要输液”的社会氛围,取了某些蒙昧病人的钱财,催眠着他们的头脑和精神,却干着伤害他们身体勾当,造成了一种饮鸩止渴、杀鸡取卵、流毒无穷的恶果!

天理难容,良知难容!

摒弃或者选择性、科学地运用化学药物!

倡导绿色、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中医药疗法!

[B]迷途知返吧,广大亲爱的病友们![/B]-­

[B][/B]-­

[B]“激素”医生[/B]-­

这里的激素是指肾上腺糖皮质激素,如:地塞米松、泼泥松之类的西药。糖皮质激素作用广泛,主要影响糖代谢,还有强大的抗炎作用、抗内毒素作用、抗休克作用、对血液成分的影响等等,可是,它的不良反应也很多,长期大量应用可引起:医源性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症,诱发或加重感染或使体内潜在病灶扩散,诱发或加重胃、十二肠溃疡,甚至发生出血或穿孔,可发生欣快感、食欲增加、激动、失眠等,个别人可诱发精神病,癫痫发作,可引起青光眼、白内障等,可致胎儿畸形,用皮质激素期间使用疫苗,免疫效果不佳,可致肌肉萎缩、伤口愈合缓慢,儿童发育缓慢,骨质疏松等。

这类药的运用临床有严格的原则,特别是在以下几种情况:

严重感染:原则上限于有明显毒血症者,但,一定要与足量、有效抗生素合用。

发热:不明原因的发热不能用,以免掩盖真实病情。

溃疡病、糖尿病、高血压、动脉硬化、病毒感染、充血性心功不全、柯兴病、精神病、癫痫、骨折、妊娠早期、新生儿、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症及尚无抗生素控制的感染等慎用或禁用。

激素药最明显的效果是:无论什么原因的发热都可以很快消退,可缓解机体好多病痛。但它不是退热药止痛药。有人就是利用它的立竿见影的效果来治病,无视治疗原则。

激素药最大的缺点是:长期小剂量或短期大剂量使用可致机体的免疫功能低下,引起更严重的疾病。如:感冒后经常使用激素引起的症状反复或迁延不愈;风湿病人吃激素药所致的“满月脸”;我国非典期间医院救治病人大剂量使用激素造成的很多股骨头坏死症等。

有这样一群医生,他们对此“激素”运用“自如”。他们多在基层,特别是在农村。每年冬春季节,感冒的人多了,发烧的人多了,他们药柜里的激素药就卖的快了,因为他们凡治疗感冒必用激素,抗感冒药里加上激素,热退了,症状减轻了,患者高兴了,自己的效益也上去了,何乐而不为呢?殊不知(或许他们早知道),如此几次后,患者的病程延长了,周期缩短了,免疫力降低了。有的人一冬天就感冒十几次;有的人感冒一次就迁延一个多月,特别喜欢输液的人更是如此,因为他们所输的液体里的激素含量更大。近几年,随着人们对激素知识了解的增多,有人感冒后就提醒医生不要给自己用激素药,可是,不用激素药患者的病痛就不能很快减轻,患者不高兴,怨这个医生的技术不行而另求“高明”,这就使得有些医生采用“暗中”手段,如:口服一次一包的药里会有3种以上的药片,你根本分不清是什么药;输液瓶里的药是配制好的,加多少激素你更是不知道。

害怕么?

当你牙疼时,他们给你配的一包药里面肯定有激素。他们平时很少卖单包装的药,多是拆开包装零碎配制,一次服一包,你分不清里面是什么药。还笑话我们这些‘傻子’不会卖药。他们这样卖,有人买,有人愿意受骗,因为有人看的只是“效果”好,糊里糊涂,不知道它的严重后果。治牙疼药里面加激素可治疼,因为它降低了机体的反应性,如果是感染性牙疼,此时的激素就会使感染加重,造成败血症,甚至危及生命!

当你腹痛腹泻时,他们也用激素。当静脉滴注青霉素或先锋霉素时,加用少量激素,美其名曰:“防过敏”。真的过敏时,这些激素药岂能抗过去?反而会使抗生素的用量越来越大,造成细菌的耐药,引起菌群失调。

等等,等等。

当你问他们为什么非用激素不可呢?有人说:“用上它疗效明显,也不知为什么,别人在用,我也用”;有人说:“消炎么。”糊涂!这炎和那炎分不清,激素的消炎作用是对抗无菌性炎症,与细菌感染的炎症完全不是一回事,他们把病理药理没搞清。有人说;“明知不该用也要用,因为不用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病人着急走人,就挣不到钱,只能顾眼前。诊所太多,你不干别人会那样干。”我发现,现在的人生病以后心情大多很急切,无论是急病慢病大病小病。他们不管医学能不能治愈其所患之病,我掏钱你医生就得治好我的病,病了没三天就要换好药、换好医生、换好医院,否则,就骂人,就大闹。不管是有钱人还是没钱人,都是急性子,他们完全忘了得病容易好病难的道理。我想可能是社会急速发展的节奏让人们的思想、生活节拍变的急躁不稳,或医学水平远远满足不了人们的健康要求。他们为什么会发脾气?因为他们生病以后就成了“上帝”。他们是对还是错?现在的人们是否变态了?社会是否变态了?总之,无论从微观、宏观上仔细想,社会环境这样子让人不舒服。

“消炎”医生

消炎一词,当今社会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大家理解的消炎即是抗菌,就是用青霉素、先锋霉素等西药来灭菌,治疗感染性疾病。自从抗菌素问世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确,感染性疾病特别是传染性疾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使得世界人口增长速度加快,但是,这些药的应用也太“泛”了,老百姓都知道:医生,给我消消炎,这几天身上不舒服。欣喜之中大家以为得到了百病良药。据统计,目前全国各大医院的药品收入中70%左右是抗生素创造的,同样,制药厂的抗生素产量也是其效益的主力军。在中小医院、在基层、在农村无不占主要地位。

在正规医院,抗生素的应用基本是按原则进行,如:做药敏试验或经验用药等。在基层、在农村未必就按原则使用,除了条件差,主要是不会用,或会用,但追求的是效益,就只好滥用了。滥用到什么程度?据统计农村不少医生是这样使用的:感冒了,本来是病毒性疾病,自愈性疾病,有些医生却喜欢用青霉素、先锋霉素、激素药(公开的秘密)静脉点滴,从感冒的第一天开始就连续使用。患者不懂,医生说了:消炎,这是最好的药,连续输液三、五天准好。有些医生们见了面问候:“今天输了几个?”,“不多,十几个”。这是谦虚的,有的医生在感冒季节一天能输20-30个病人。附近就有几个胆子大的医生靠输液发了家。感冒病的治疗,主要是抗病毒、对症治疗,提高免疫力。抗生素的使用只在病人有了上呼吸道感染、肺炎等细菌感染并发症时起作用,早用:一是浪费、增加病人负担;二是增加过敏危险;三是引起菌群失调;四是没学懂病理;五是增加了医生的收入。

发烧了,不问是否细菌感染就给予阿莫西林胶囊口服或静滴先锋霉素、激素。输了一天不见效,换另一种先锋霉素,第三天不见效又换成广谱的左氧氟沙星药,再不见效就没办法了。病人问怎么办,则说:家里所有的消炎药都用过了,没法儿了,你去别处吧。外行人不懂,心想人家尽力了,咱走吧。其实,暴漏了两个问题:一是没诊段清楚发烧的原因;二是根本不了解抗生素的抗菌谱及适应症。

可笑!

          肚子疼,消炎!阿莫西林胶囊、氟派酸胶囊。

          手术了,消炎!输液!连续7天的先锋霉素+甲硝唑液。

          骨折了,消炎!输液!连续7天的先锋霉素+甲硝唑液。

          牙疼了,消炎!输液!连续7天的先锋霉素+甲硝唑液。

脑出血了,消炎!这是一乡卫生院的大夫。问其为什么要消炎?说:“脑出血也有炎症。”大脑是密闭的,即使出血也不会有细菌感染,消炎不是办法。不知他怎么想的,莫不是把渗出性炎与感染性炎混淆?

总之,在农村中,治病-消炎-抗生素,是好多医生的主要“武器”,甚至是有些医生的唯一“武器”。目前农村中的医生(乡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站、村卫生室、个体诊所)大多没有中专水平(或只有当地卫生局的中专认定证),对抗生素的应用无系统知识,你怎么用我也怎么用。前些年,青霉素用的很普遍,后来,先锋霉素用的又多起来,用第一代,再用第二代,接着三代四代,更新的很快;以前用窄谱抗生素,现在用广谱抗生素,即使判断不清感染细菌的种类也行,因为广谱抗生素就可全面“照顾”,选两种三种同时用更觉得保险。他们不知道不顾及细菌的耐药、菌群的平衡,更不知道不顾及这些抗生素作用到人体后产生近期的、远期的、后代的,并且在逐渐增多的毒副作用。

         还有,除了水平差的医生确实不会使用抗生素,当今西医界在农村中的医生要想治疗常见病、多发病还真的拿不出更多的方法和药物,无非是:讲卫生、卧床休息、清淡饮食、消炎、营养、手术。应对农村中五花八门的病,有时真的束手无策。有些西医生有时还真的羡慕中医生,特别是羡慕中西医知识皆通的医生。现在农村医生水平普遍差,不能应对需要认真筛查的常见病多发病,难怪出现了“消炎”医生、“激素”医生。中医在基层可以大展身手:针灸、中草药、推拿按摩、拔罐等等方法,不管遇到什么病都可以拿出办法,有时虽然说不出所以然,但是经过治疗就是有效,你不能不信服。特别是西医上确诊的或诊断不明的拿不出治疗方法的疑难病、慢性病,中医就是有办法,并且能治愈,虽然它的说理西医听不懂。如果是中西医结合的医生,那么治疗疾病更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乐观地说,农村是锻炼医生的最佳地方,有中、西医生存的良好土壤。因此,建议西医生们最好学学中医知识!

 

“输液”医生

医生治病的方法很多:药物口服、舌下、直肠、皮下、吸入、肌肉注射、静脉滴注、手术、推拿按摩、拔罐、针灸、皮肤贴敷、理疗、心理疏导等等。按病情酌选不同的方法,始终有一种方法治疗所有疾病是不会都适用的,凡是药物作用于人体都有一定的副作用甚至毒性作用,因此,西医在治疗上有个原则:能不吃药就不吃药,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能保守治疗不手术。吃药-打针-输液-手术对身体的损害是依次递增的。[/B]-­

输液的优点是:替代口服药物、补液、调整电解质、短时间内血药浓度达到治疗水平、避免首关消除(药物在肝、胃的过程)、药物起效快、给药面积大、适用于急、重症。其缺点是:危险性大、配伍禁忌多、给药剂量、速度严格、热源反应多、过敏反应多、毒性反应多、传染病的机会多、死亡率高。

在基层、在农村,就有好多以输液为生的医生,不管遇到什么病都给予输液。每年的冬春季节,感冒的人多了,他家的吊瓶就“林立”了,有的还走家串户给输液,没别的药,就是先锋霉素+地塞米松(激素)+双黄连注射液。宣称:只有输液好,病好的快(最终目的是为了多挣钱)。致使其周围无知的人以为感冒了只有输液好,吃药打针都不顶事。经过他们输液(溶液里的激素量很大),有人感冒一次就输液十几天;有的缠绵难愈一个月;有的反反复复不断感冒;有的免疫力低下变生它症。每年的春、秋季节交替时又是他们输液的旺季。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的防病办法(预防心脑血管病):在季节交替时输液(活血通脉药)1-2周可防一年不生病。因此,每年此季不少中老年人就争先输液保己平安,小诊所、卫生所也就有了好买卖,人们要求输液就输液,不管它应不应该起不起作用,挣钱第一。其实,这个防病办法医学上没有认可,媒体上曾有专家讨论过,不支持这样输液防病,不认为输几天活血通脉药可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试想,所输药物与平时口服药物基本相同,并无缓释作用和长期疗效,岂能保证一年内不发病?短期效果可能有,还有安慰作用。不过人们的防病意识是进步的,可作为医生用药就要有理论根据,不能人云亦云,这也说明此类医生没有理论知识,没有责任心,糊里糊涂,只为挣钱。

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农民人口占绝大多数,农民的身体健康基本依赖农村医生,以上三种医生虽不是全部,可占的比例相当大,保障农民基本医疗条件他们肯定不行,令人担忧!急需更新思想!充实知识!增加新人!

         西医学博士 要求取消西医的几点倡议~关系你我健康!(转)

                                                   序言

 

              我是一名早年留学德国的西医学博士,是一位从事30多年临床医学的一名医生,在医学研究方面也曾多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但对西医临床中的许多理论上的自相矛盾性,和理论与临床的矛盾性,以及西医学自身的局限性……渐渐的开始对西医学这种理论世界观提出了许多问题,人们为了健康,为了治病,为何要付出超出原本的代价和痛苦呢?难道人类文明就没有更加安全更加科学的医疗方法吗?-­

 

         要求取消西医的几点倡议

一、 西医学理论是建立在机械唯物主义和形而上学基础上, 虽对人体各组织器官研究已到了分子、细胞水平,但对人体有机整体的认识及研究上,由于其世界观的偏离,发展至今却严重背离了人体的有机联系性.如人体是个有机整体,各个组织器官的个性化研究,起初是为了研究的便利,这就如地球本是一个整体,国界是人为划分的一样,我们研究地球就不能把国界考虑在其中。­

二、 西药毒副作用太大并常常超过其疗效,严重与人类日益绿色环保思想相背离。-­

1. 小病治成大病。如:胆结石手术摘除后,由于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体内结石形成的原因,所以再生的结石只能长在肝管內,结果病人有最初的胆结石病,治成肝结石病。­

2. 西药的毒副作用所造成的损害,往往超过其治疗作用,结果使许多慢性疾病在治疗过程中,原发疾病未治好,而由于药物的毒副作用却又造成更多的疾病,甚至这些疾病的严重性超过原发疾病,如:慢性肾炎,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由于激素的应用原发病丝毫不可能治好,长期服用这些药,却导致了病人诸如:骨质疏松、高血黏度、男性化、自身免疫力降低、肥胖症、满月脸、性功能障碍……等等。­

3. 更甚者,有些西药的毒副作用是潜伏十几年甚至是隔代发作的。如: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四环素牙事件,造成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十几年后要承受一辈子黑牙面对世界窘况;又如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无痛分娩,造成了下一代女婴子宫癌发病率高出常人4-5倍的痛苦……等等。­

4. 现在西医在临床上尤其是内科系统,如果你稍微留心观察便知,到底是哪一种真正的病能被治好呢?哪一个内科的病人不是常年反复的治疗,反复的住院~出院~住院~死亡。医院除了赚取病人的钱财,真正能给病人带来哪些健康呢??事实上,病人为了满足医院规定的“八大率”,大部分病人是入院和出院时的病情相差无几,甚至有的病人的病情还要重于入院时。­

5. 西医学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给人一个似乎一个很发达很现代化的假象,可稍有一些医学知识的人都会知道,诸如:病毒性疾病,遗传性疾病,免疫性疾病,内分泌性疾病,神经系统疾病及多脏器疾病,等等,这些真正的疾病,哪一种是西医学能够真正解决的呢???所以我不得不提出,这个医学理论的科学性到底存在几分?它很可能已经把人类与疾病作斗争的思路引向歧途。­

三、 临床用药缺乏科学性。由于其理论世界观的偏离,导致它给“人”~这种世上最复杂的精灵,临床用药却象工厂工人对待机器那样机械的、套餐式的、对号入座式的治疗,请想,即使是同一种疾病,不分早中晚阶段,不分人群体质情况,不分春夏秋冬高原平川地理气候条件,等等各种具体情况,只要是同一种疾病(确诊后),上至教授下至乡村医生,都是大同小异的一种治疗方案,这能科学吗?!­

四、 所以西医的存在已经到了该结束其历史使命的时候了!人类文明必将产生一种新医学,在批判和继承的基础上,吸取西医学分析时代“纵”的知识,并最终完成新医学实现“纵”和“横”多层面的有机交融,真正造福人类的健康事业,事实上,西方国家许多的人们早已对西医学的科学性产生了异议,他们有病后大都比较追崇自然疗法,而我们却还在捡拾别人正在遗弃的糟粕视为至宝。­

­

                     医学博士: 刘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