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花哥:梅兰竹菊图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10/20 14:59:25

 

梅兰竹菊号称花中四君子,千百年来以其清雅淡泊的品质,一直为世

人所钟爱,成为文人墨客称颂的对象。竹,大约最早,后世《禹贡》中提到荆州的贡品包括竹产品;《尔雅·释地》有:“东南之美者,有会稽之竹箭焉。”《诗经》中已经有“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的咏竹诗句。梅出在《诗经》和《尚书》,兰也见称于《离骚》。屈原涉潇湘,吟《离骚》而颂兰:喻兰若美人如君子。人如兰,品如兰而香愈兰。只有菊花最晚出,见赏于陶渊明,已经是东晋了。

集雅斋梅兰竹菊四谱,小引云:“文房清供,独取梅兰竹菊四君子也,无他,则以其清幽逸致,偏能涤人之秽肠而澄莹其神骨。”

 

剪雪裁冰,一身傲骨。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雪舞长天彻地寒,千山素裹看冬残。

梅枝一碧迎风绽,俏若仙葩竞艳欢。

空谷幽香,孤芳自赏。

“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

群山涧壑自生来,撷取天灵紫气开。

质洁馨纯芳净雅,清芬一世落尘埃。

“筛风弄月,潇洒一生。

“竹树绕吾庐,清深趣有余。”

直视苍天傲暑寒,青枝绿叶簇高竿。

阳春破土身坚节,到朽身残节不残。

凌霜自得,不趋炎势。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九月东篱三径露,黄葩蕴秀叶枝稠。

无心竟与春风识,笑傲寒临叙暮秋。

四者合而观之,有一共同点,那就是清华其外,澹泊其内,不作媚世之态。可见,“四君子”之称并非浪得虚名。

艺术体现人性,惟有君子才懂得欣赏 “四君子” 、画 “ 四君子” 、咏 “四君子”,才能恰如其分地表达出四君子的风骨,惟有品格高超的人才能画出趣味高超的画。

张潮在《幽梦录》中写到:“人中无知己,而下求于物,是物幸而人不幸矣。”关于这些“不幸”的人和幸运的植物,是个很有意味的话题。中国文人读书是为出仕,做官才是正经事,像《红楼梦》里宝玉那样独专诗词歌赋就只是不务正业的公子把戏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处在动荡变革时期的文人仕途经济遇到挫折,便只能从金石字画中寻求精神寄托了。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花中“四君子” 更多的是文人们以其形而用来隐喻自己志向的媒介。君子品格、大雅风度,多少人寐思求之,于是在典籍画卷中频繁出现。“君子花”本是自然之物,它自开,它自谢,草木中本无君子与小人。品赏草木的人心境不同,于是一样的事物就有了多样的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