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腰部武士刀挂件:反对我就反对党 你凭什么代表党(视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10/17 06:15:08
反对我就反对党内容提要:芜湖国能电力第五分公司强迫员工交“份子钱”,记者前去采访,没想到遇到如此一霸气领导,安全专员刘来福直接扬言:“反对我就是反对党!”……
uohongqing:#反对我就反对党#在国企这个专职安全员应该算个股级干部。不过可能是岁数大,个人话语技巧就不说了。不过他说的的确代表了一种现象?其实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也没有想到::#反对我就反对党#你记者还在那儿表示关注,还进行采访,跟那几个刁民一起过来问这问那,请问记者: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谁说话?你应该跟谁站在一直立场上?你没有看到你的同行,也就是那个叫“宾语”的记者的下场吗?
民之话::#反对我就反对党#这样的霸道作风在国电企单位领导有很多,纯属无赖型。

夜深人孤独::#反对我就反对党#看到他视频中面对记者采访,他那声色俱厉地话语:“你可以这样对党员说话吗!”,那气场,那声势,那威风,没有把那记者吓得面如死灰,瘫到在地,已经是个奇迹了。你想想,我等小民如若远远看到他来,只能顺着墙根溜,还得求得他大爷开恩,让我们这些小民过去。我们哪里还敢反对他这帮老爷们呢。
很邪恶::#反对我就反对党#话是记者说出来的,只是那个人太傻了。 记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见多了采访后拿着资料来单位敲诈的,酒足饭饱后接了红包就走,事情不了了之。
最后那粒盐::#反对我就反对党#嘿嘿,他们没想到现在的小打工仔也不是以前那么好糊弄好欺负了吧,哈哈。
zhuosir2008::#反对我就反对党#好像没有哪个党是不能被反对的吧。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正确?对了我就赞成,错了我就反对。不行么?
刘来福(芜湖国能电力工程公司第五分公司专职安全员):我跟你讲,你反对党,你反对我。
记者:反对你就是反对党,是吧?
刘来福:哎,就是,你对共产党员就这种态度啊。
记者采访就是反对他,反对他就是反对党,这
位叫刘来福的专职安全员,可是把记者给雷坏了。
刘来福:你对共产党员就这种态度啊,你对共产党员就这态度啊。
那么是什么事情,造成刘来福这么大的反应呢?
小张:非常恶劣,我们平时工资并不是很高,她一个月再扣我们几百块钱,现在物价这么高,让我们怎么生活呢。
去年元月,小张来到芜湖国能电力工程公司第五分公司上班,日常工作就是架电线和维护设备。
小张:现在夏天爬电线杆子,天热,不都是太阳晒么,这是肯定的。
日晒雨淋,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一千三四,可是小张没想到,等到发工资的时候,分公司负责人孙庆云找来了,说要交出200块钱。
小张:然后我就问她这钱是什么钱,她跟我说是“安全之星”的奖金。
左右一打听,小张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分公司每个月,都会评月度“安全之星”,要进行奖励,不过这奖金却是由工人们自己“凑份子”,尽管心里不乐意,但是为了保住工作,小张只好忍痛交钱,就这么着,从去年进公司到今年,小张一共交了4次钱,每次200,但是到了今年7月份小张发现,这“份子钱”涨价了,从200元涨到了400元。
小张:她拿走了我400块钱这个数额就已经超过200元的数额了,所以觉得这个情况不对劲。
小张告诉记者,被逼“凑份子”的不是他一个人,现场小张联系上了几位工友。
小张:孙庆云7月份不是从你这拿400块钱么。

(马军)工友:嗯。
小张:是不是找你拿了400块钱。
工友:是有这事。
小张:你7月份不是被孙庆云扣了钱么,扣了多少钱?
李宗宝(工友):跟你一样的么,你不是400元么。
小张:多少?
李宗宝:400元。
韦小四(工友):三个月一共拿走了900块钱。
一个月也就一千三四的工资,一下子被逼交了400,又气又急的工人们找到了总公司,结果一查,大伙发现,仅今年7月份,第五分公司就逼小张在内的7名工人,分别上交了300到600不等的份子钱,总数字是2900元。
小张说公司每个月只评两名“安全之星”,每人奖励100元,全年也就是2400元,现在一个月大伙交的钱就超过了全年的总数,那么其他月交的钱是多少,又去了哪里呢。
小张:一个月就扣了2000多块钱,这也不可能,我们一年的“安全之星”奖金都有了,对不对。
记者首先找到了芜湖国能电力工程公司第五分公司,见到了当事人孙庆云。
记者:你是孙庆云是吧。
孙庆云:干嘛。
记者:我们是安徽电视台的,想了解一件事情。
孙庆云随后把自己关在一间办公室里,再也不出来了。
记者:你出来解释一下好不好,孙主任。
得,俗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不露面,咱就找你的总公司去,就在记者准备离开时,该公司的专职安全员刘来福冲了过来,要记者接一个电话。
刘来福:有一个电话,来,下来下来。
记者:我不接电话,我不接电话。
刘来福:你不接电话就行了么。
记者:你干什么。
刘来福:出来。
记者:你干什么。
刘来福:你电视台怎么了。
见记者不愿接电话,刘来福火气更大了。
刘来福:你是不是党员,我问你。
记者:采访跟党员不党员有什么关系。
刘来福:我跟你讲,你反对党,你反对我。
记者:反对你就是反对党是吧?
刘来福:哎,就是,你对共产党员就这种态度啊。
公司逼迫员工“凑份子”,记者正当采访竟然变成了反对他,反对党,这样的逻辑实在是让记者哭笑不得。
刘来福:你对共产党员就这态度啊,啊,你对共产党员就这种态度吗。
那么芜湖国能电力工程公司,又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记者找到了该公司党总支书记吴德恒。
记者:分公司扣这钱我们总公司知不知道?
吴德恒(芜湖国能电力工程公司党总支书记):不知道。
记者:总公司是允许的。
吴德恒:不允许的,绝对不允许的。
吴德恒说公司接到小张他们的情况反映之后,立即责令第五分公司停止这种错误做法,同时对第五分公司逼迫员工“凑份子”当奖金的做法进行了调查。
记者:那这个钱,现在搞哪去了呢?

吴德恒:现在这个钱是这样子,我们正在调查,还没调查结束,因为这个事还没有结束。
吴德恒说,虽然现在调查工作还没结束,但是总公司已经对孙庆云作出了“调离岗位”处理。
吴德恒:最后处理还没定下来,所以我不能说,最后的决定是由公司办公会议来决定,不是我个人来决定这个事情。
但是根据工人们的反映,芜湖国能电力第五分公司强迫员工“凑份子”的行为由来已久,那么这些年来,到底有多少工人被强迫交了钱,又交了多少,多出来的钱会不会被相关人员贪污或者挪用了呢?
吴德恒:根据初步调查,她把这个钱发给受奖励的人了。
记者:但实际上发不了这么多钱啊?
吴德恒:哎,几年积累下来,发的钱是有几千块钱。
记者:但我们看这一个月就扣了2900块钱啊。
吴德恒:一个月扣了2900多块钱是不错,但是我的总数没突破啊。
可是按照工人们提供的资料,不算前半年的数字,仅7月份,工人交的总数就在2900元,而全年的安全奖也就2400,这总数怎么就没有突破了呢,记者要求查看第五分公司,发放“安全之星”奖金的账目,但被吴德恒婉言拒绝了。
记者:那个账本我们看一下。
吴德恒:这样子吧,你回头跟我联系吧。
记者:现在不能跟我们讲吗?
吴德恒:现在账本我又拿不到手,是吧?
解说:不过,吴德恒表示,第五分公司扣下的钱,会如数退还给员工。
吴德恒:拿你多少钱,会一分不少地退给你。
记者:大概什么时候退还?
吴德恒:也就在下个礼拜。
目前,小张和几位工友正打算向当地的检察机关和劳动部门举报,本栏目也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反对我就反对党”现场视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