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肉丸:中非希望工程黑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10/17 06:05:14

在亿万富翁卢俊卿的成功人生中,和中国青基会合作创办的中非希望工程是巅峰之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和一个官办协会,共同导演出一部炫目的“公益”大戏,终于引爆了舆论排山倒海的质疑。

2011年前,这位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下文简称“世华会”)的掌门人所策划数以百计的活动中,捧场者大多是一些没有实权的领导。但这回,不光有国家领导亲自出席签约仪式,甚至连非洲多国元首都亲自接见,国家媒体的报道更是铺天盖地。他的头衔已然不仅是“社会活动家”、“企业管理专家”,还加了个让中国企业家艳羡不已的头衔:国际慈善家。

面对外界对中非希望工程和他本人的种种质疑,卢俊卿称“慈善无罪,诽谤可耻”,世华会六年来没有收过一分钱,其成立“是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在北京会议产业圈内,还流传着另外一个版本的卢俊卿:一个靠买卖论文起家的会议产业大亨,一个服务意识不错口才了得的政商掮客。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卢俊卿?他是如何搅动中非希望工程的?卢俊卿们诞生的政商土壤又是什么?

卢俊卿的成功之路

每天早上8点30分,位于北京苏州街两侧的绿创大厦、神州数码[12.60 -1.10%]、银科大厦、创富大厦里都会准时传来一阵阵嘹亮的歌声,唱的都是电话营销公司的惯用曲目,《感恩的心》、《壮志凌云在我胸》,以及他们的会歌《华商之歌》、《天九之歌》。

总计有八百多名营销人员的这9家公司,表面看,它们都服务于一家叫做天九儒商的集团,它是世华会的委托服务机构。但它们却又彼此竞争,拥有1亿以上家产的民企老板是他们的主要争夺对象。

每天,这群坐在狭小格子间里的年轻人一直在给这些老板打电话、发短信,说服他们成为世界华商协会会员以及下边难以计数的分会会员,然后再一个个地寄去世华会的材料。

在世华会宣称的4.8万家会员企业中,所有人都必须先成为杰出华商理事会的会员。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会员分为四个等级,最普通的理事单位每年4900元,副会长单位的终身价要188万元。

老板卢俊卿所在的大恒科技[9.69 5.10% 股吧 研报]大厦5楼,这个世华会和天九儒商的总部所在相当宁静。六年里,许多企业家专门踏访这里,在卢俊卿和他的部下们的演说之下,主动掏腰包。

山东商人陈东是其中一位。年初,天九儒商投资集团CEO吕贵在这里接待了他。因为当地银行融资门槛太高,企业一直在生存线上挣扎。吕说,世华会会员单位都是些大企业,可以帮他提供一个融资平台。陈当即决定,花80万聘请吕贵做顾问。

和他的哥哥卢俊卿一样,原名卢吕贵的吕贵,也拥有众多令人眩晕的头衔——华商500投资基金合伙人委员会主席,资深资本运营专家,营销与品牌策划专家。

按照南方周末记者查到的北京工商局资料,比起吕贵,卢俊卿的另外一个亲兄弟、世华会常务副主席李忠和,更早就跟卢俊卿到了北京。1999年11月,成立仅2个月的天九智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变更,当时还叫卢吕忠的李忠和,被增选为董事。三年后的2002年3月,股东变更,吕贵和李忠和都名列其中。

三兄弟珠联璧合,对卢俊卿日后建立世华会帝国功不可没。当然也离不开他的老婆李海宁,现在天九儒商的幕后第一大股东,在5000万的注册资本中,李海宁拥有2540万元。

卢俊卿在广元的故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卢的第一桶金是靠他老婆挣的。李海宁的父亲在公安和检察系统都呆过,对卢的仕途也有帮助。但卢的公开说法是,他是靠在四川做会议产业挣了几千万。

在世华会内部,老板卢俊卿的曲折成功史,已经成为许多营销业务员奋斗的榜样。卢在1995年下海之前,履历也并不光鲜。师专中文系毕业,当了几年市委办公室秘书科的科长,负责起草一些材料。“文笔不错,像个文人”,是许多朋友回忆起卢俊卿时最深的印象。

从永安里、北三环的测试大厦,再到北太平庄,天九智业办公地点一步步腾挪转移,见证了卢在北京的成功之路。

一些用于拉企业家入会的新公司不断诞生。北京工商局资料显示,2001年,卢俊卿一口气投资了以“天九”命名的7家公司。“天九”系的经营范围也从最初的“企业形象策划,经济信息咨询服务”,扩展到“光机电一体化产品,健身医疗,高新技术,互联网信息”等领域。

“国”字头大戏

在世华会的宣传中,外表儒雅的卢俊卿被塑造成一个上通中外政要、下通企业大亨的社会活动家。帮助拓展某个国家的市场、引荐某位政要,这些民企老板眼中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卢俊卿这位美国普莱斯顿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却可以轻易搞定。

和中国青基会合作创办的中非希望工程,无疑是他的巅峰之作。事实上,卢俊卿经手的每一个美轮美奂的奖项和工程,都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和某个官办协会,共同导演的一部国字头大戏。

山东商人陈东在他收到的世华会会刊的名誉主席和顾问名单一栏中,吃惊地发现有上百位现任和退休高官,包括联合国原省委副秘书长、国务院原副秘书长、外交部原副部长和江苏省原省委副书记等。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记者与有关领导秘书核实,部分高级领导挂名该机构一事并非被盗用,而是确有其事。

邀请一堆实权不再的政要作为协会顾问,是会议产业通行的惯例。当然,要想让企业家们感受到国级待遇的氛围,在关键时刻,名誉主席和顾问还得亲自出面。

2011年6月,世华会主办的“华商资本论坛”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陈东被现场气氛震住了。

上午开幕式,央视主持人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讲话,会后给“2011最具眼光的100位华商投资家”颁奖。晚上,朱军主持晚会,演唱者中包括陈东过去只有在春节晚会才看到的阎维文。其间,陈东还看了一场前部长、将军的乒乓球联谊赛。

来自山东农村的陈东,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都是国家级的主持人,国家领导人也在跟前,没什么可怀疑的,不可能骗我们。”

此前的4月,同样在人民大会堂,世华会主办的“财富领袖论坛暨第八届外交官之春”举行,驻华大使,现任和退休外交官纷纷到场。按照世华会规定,只有世华会理事长单位的老板才能免费参加外交官之春以及“中非合作圆桌会议”,副理事长五折优惠。

这类国级待遇的氛围,营造起来并不难。只要一张部级单位的介绍信,人民大会堂这个中国政治地标可以轻松租下。在这个行业浸淫十多年的王元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果是熟人,介绍信都不要,直接搞定。费用按半天计,大厅小厅费用不定,最大的厅可能要十几万。去另一个政治地标钓鱼台国宾馆吃饭,要提前申请,但有钱就行。

高官是否愿意出席,关键要把秘书打点好。“价钱根据所在城市和出席时间来定。当然因为被主办方的包装所迷惑,免费出席的也不少。”王元说。

有些领导人,有专门的文化公司负责联络。2009年4月,中国绿色长三角城市经济及知名企业高峰论坛上,请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北京迪瑞康文化传媒公司在网站上说,这些领导都由他们邀请。

按照惯例,领导们被要求提前半个小时抵达贵宾室,主办方会拉来企业家与其合影。许多企业家掏上万元参会,正是奔着合影而来。跟领导人合影的照片往企业里一放,就是一个巨大的无形资产,既可提供保护伞,也可以忽悠地方政府,为企业融资批地作为信用保证。

不是所有企业家都有机会。王元说,在上次参加的世华会活动上,他只是嘉宾,必须再交3.8万成为大会贵宾,才能有跟领导人合影的机会。

这样,踏过金钱堆起的门槛,地方企业家们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国家领导人、中央台主持人和国家级媒体等的混合刺激下,会产生出一种让他们找不到北的接近权力的幻觉。

对于同样农民出身的卢俊卿来说,他同样充分利用与高官合影带来的无形效应。一般的国内政要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世华会官方“友好往来”一栏里张贴了82张卢俊卿与各级政要的合影,包括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印尼前总统苏西洛、泰国前总理阿披实。

许多合影的背景都指向同一个地点:海南博鳌。每年一度的博鳌亚洲论坛,是亚洲退休政治家的聚会场所,中国企业家也只需要交纳会费即可前往。

找官办协会当靠山

操办每一个大的会议,卢俊卿从来都不会单独行动。中非希望工程中有中国青基会搭档,搞“创业天使孵化基金”,卢和宋庆龄基金会合作,后者负责收钱;颁“中国走向世界”企业成就奖,前外交家联谊会是他主要的合作伙伴。

这些社团都有个共同的特点,有官方背景、合法,由退休官员担任会长。前外交家联谊会由退休外交官组成,现任会长吉佩定是外交部原副部长,他们合办的“外交官之春”已经成为世华会吸引会员的重要筹码。

如果要申请一个国字头的协会,不仅需要部级机构,还需要中央领导签字同意才行。像世华会这类机构,一般都选择在香港注册,于是衍生出另一个会议产业法则——在香港注册一个“中国”“世界”打头的协会,再找一个合法的内地协会一起搞活动、分成。

中国房地产50人论坛的主办方中国房地产学会和北京房地产学会可能属于同样性质。一位接近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家住建部下的正规协会已经报案,要求公安调查中国房地产学会的情况。

事实上,中国房地产学会执行会长、祖籍辽宁的陈贵,也是北京会议产业的风云人物。他跟卢俊卿的交往长达数年。在自立门户成立世华会之前,卢俊卿一直挂靠在北京国际交流协会下边,这是一家成立于1980年代的合法社团,当时卢是常务副会长,陈是秘书长。

在二人合作下,北京国际交流协会搞得风生水起,运作的模式和世华会一样。北京国际交流协会在雍和宫大街戏楼胡同1号,营销代表们打电话联系客户,背后运作的公司就是卢俊卿的“天九”系公司。

卢俊卿和陈贵负责想点子,找一些专业协会合作。几年里,他们搞的大会几乎涵盖了教科文卫各个领域。比如中国主任医师学术年会,他们找来中国医师协会合办,中国杰出交通企业管理者大会,他们跟中国交通企业管理协会合作,中国教育家大会的合作方是中国人才研究会。

为了能够顺利地操办这些大会,有的干脆买断一些协会的使用权。“每年给这些机构几万到几百万不等。”王元说。

除了是北京房地产学会的执行会长,陈贵还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东亚管理协会国际联盟中国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市场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这类协会都是部委下边的二级协会,在北京多如牛毛。“一级协会不仅监管很严,而且很难申请。”王元说,二级协会只要到民政部登记一下就可以申请。

对于没有财政拨款,又不挂靠部委的这类二级学会来说,没钱是它们普遍的尴尬。“协会的头一般都是机关退休干部,不懂运营,很多企业也不买账。陈贵这样的人运作好了后,开会时就请这些学会负责人发言,”对于协会领导来说,也算搞出政绩。”王元说。

王元说,比如某协会,一年只要给它100万,连章都给你,什么都不管,合作公司甚至超过30家,一年有3000万的收入不在话下。

2008年,某协会曾经遭到企业家投诉,该协会搞的全国十大诚信企业,一些企业只花了几万就拿到了,但他们却花了二十多万。

企业家的政治逻辑

2011年1月,卢俊卿迎来他事业的第二次腾飞。“天九”卢俊卿新成立了以“天九儒商”打头的6家新公司。在卢俊卿身旁的所有企业家朋友中,银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建华是一个神秘的关键人物。

除了是世华会的一名副主席,他还是世华会旗下华商500强俱乐部海南会所主席、中非希望工程的共同主席。公开资料显示,银赛控股和天九儒商都是中非希望工程的联合主办单位,其中银赛认捐了1500万美元

根据对副会长的要求,李的公司资产应该在10亿以上。“企业资产在10亿元以上,或年销售收入在30亿元以上。”

事实上,李也是中非希望工程的提出者。中非希望工程官网显示,2009年8月18日,卢俊卿和李建华在钓鱼台国宾馆向联合国副秘书长甘巴里汇报建立中非希望工程构想,得到高度评价。提出的目的,根据李建华的说法,是作为“非洲·非洲生态文化公园”的配套公益工程。

这正是世华会的初衷。尽管卢俊卿一直对外宣称中非希望工程是一项百分之百的善事,但世华会官网却不是这样介绍的——“慈善开路,商务跟进,为会员企业开拓非洲市场提供品牌支持与合作捷径”。

李建华与前外交家联谊会的关系密切。他和卢俊卿都是前外交家联谊会的副理事长。《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称,2010年11月10日的首届“中非合作圆桌会议”,正是由银赛集团和前外交家联谊会发起成立的。在外交官之春十周年晚会上,银赛也是冠名赞助商。

银赛没有官网,背景相当神秘。据媒体报道,重庆出生的李建华第一桶金来自橡胶行业,之后转型投资,最成功的案例莫过于投资9亿兴建的重庆野生动物世界和海南碧海情深海洋公园。

也有圈内人士爆料称,李和卢一样都是搞会议营销。北京工商局的资料显示,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北京银赛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经营范围中除了投资管理,房产开发,另外就是投资顾问公关策划。

预计投资50亿元的华商500投资基金,是卢俊卿另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根据招募说明书,卢控制的天九华商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发起人,作为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出资5000万元人民币,协会会员作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共同出资49.5亿元。

许多企业家不惜花动辄几万,多则几百万的钱加入世华会,都是冲着投资平台而来,但最后却空载而归。

一位2010年入会的浙江企业家,生意上碰到一些难题,说要到北京找些人脉,世华会收了他几万元,但最后事没办成,钱也没退。世华会2011年8月18日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的财富领袖,陈东就没有参加,“一般入会的都是在生存边缘挣扎的民营企业,谁会给对方投资?”陈东说。

不过,也有世华会的会员认为,世华会这类协会的出现,跟整个经济体制有关。“中小企业渴望服务,但是得不到服务,得不到服务的时候就会病急乱投医。”一位河南企业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应被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东、王元等均为化名) 2011.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