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设计案例:汉代铜镜概况(公元前220年~206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11/17 12:59:49

汉代铜镜概况(公元前220年~206年)1

(2007-02-21 01:37:29)转载 分类: 杂谈
        
  两汉时期包括西汉、新莽、东汉,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封建国家的强盛时期,经济和文化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各个方面都为汉民族文化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当时陶瓷业的进步和漆器的发展,虽然代替了青铜器皿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地位,但制铜工艺并没有衰退,而是转向了制造铜镜等方面。因此,两汉时期铜镜的铸制业获得了重大发展,出现了新的高潮。
        两汉铜镜已发展成一般商品,这时期官方和私营铸镜业都得到了普遍的发展。汉镜铭文中出现的许多“尚方”铭及纪氏铭,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尚方”是汉代为皇室制作御用物品的官署,属少府。《汉书·百官公卿表》中的少府下有“尚方”。颜师古注:“尚方主作禁器物。”《后汉书•百官志》:“尚方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掌上手工作御刀创诺好器物,亟—人。’”铜镜铭文中大量出现的“尚方作镜真大好”、“尚方作镜四夷服”等字句表明,制作铜镜也是尚方的任务之纪氏铭如:“王氏作镜真太好”、“朱氏明镜快人意”、“田氏作镜四夷服”等,都明确记述了制作者的姓氏,并有很强的宣传广告作用,表明民间铸镜业已十分普及。
        大约在东汉中期,随着铸镜业的发展,全国形成了几个铸镜中心。这些中心都在离铜矿区较近、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的地区,如:会稽郡的治所山阴(今浙江绍兴),江夏郡(今四川广汉北),蜀郡(今四川成都)等。这些地区的铸造工艺精巧,许多精美的铜镜就是在这里铸造的,如神兽镜、画像镜。
        两汉时期铜镜的合金比例是比较稳定的,铜的含量为66%~70%,锡23%~24%,铅4%~6%。由于汉镜含锡量高,有利于镜表面的抛光。铜镜中加人一定量的铅,是因为铅溶液环流状态良好,有利于热溶液的平均流注,有助于镜面干整,减少气泡,提高铸造文字和花纹的清晰度。
        值得一提的是,在汉代铜镜中,有一种奇特的铜镜——透光镜。此镜发明于西汉时期,外形和普通镜一样,但当光线照在镜面上时,镜面相对的墙上,会反映出镜背花纹的影像,古人称之为“幻镜”。隋唐之际的王度《古镜记》、宋代周密《云烟过眼录》、宋代沈括《梦溪笔谈》、清代郑复光《镜镜詅痴》等都有记载和研究。近代研究表明,铜镜透光是铜镜冷却和加工研磨镜面过程中、产生的内应力所致。
        两汉时期的铜镜图案式样丰富,制作精巧,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和装饰性。但在不同的时期又有不同的特色。西汉高祖至文、景帝以前,社会处于经济恢复时期,铸镜工艺发展不大,仍沿用战国铜镜的风格,镜面小,镜壁单薄,弦纹小钮,纹饰多见变形蟠螭纹和蟠虺纹。与战国铜镜不同的是汉镜钮座往往有铭文一周。到“文景之治”以后,特别是武帝以后,经济有了大幅度发展,这时铜镜铸造才出现了高潮,产品质量提高,数量也增加了。其镜面渐大,镜壁略厚,钮为半圆形,墩厚平滑。花纹装饰受当时帛画、壁画、石刻等的直接影响,战国铜镜那种抽象的纹饰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新颖的草叶纹、星云纹等。往往以绘画、双勾阳线的表现技法出现于镜背,并且围绕镜钮组成同心圆的多层连续图案,并用四分法把纹样分成四等份,构成既对称又连续的圆形装饰图案。从题材上看,已趋于写实,内容与当时社会上流传的羽化升仙、祥瑞辟邪说法相吻合。这一时期,还出现了条带式的铭文,都是祝福式的吉祥韵语。
        王莽建立新朝后,铜镜风貌与西汉一脉相承,但仍有发展。纹饰内容愈益丰富,表现手法比以前细腻工整,构图格局采用乳钉间隔成等份和以同心圆形式环绕多层次纹带,颇富立体层次和节奏感。锐边装饰也复杂化了。此时流行一种华美的规矩纹镜,规矩纹间,往往穿插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鸟兽图案。构图巧妙,以圆与方的对比,形成旋转奔驰、活泼生动的优美的图案结构。铜镜铭文,这时出现了十二地支和较长的七言韵语。
        东汉时期,铜镜工艺表现出一种不断革新和提高的势头。显然受当时画像石、砖的影响,装饰图案上的人物和动物已普遍流行。在技法上,多采用减地平即和高浮雕来表现物像,其效果依稀剪影一般。神兽纹和画像纹的出现,更届前所未有。这些画像不事细节与修饰,以粗线条和大轮廓以及高度的形体夸张,表现出古拙奔放的艺术风格。这时铜镜铭文的演变规律,接近书写文字,字体多为小篆间杂汉隶。
      二、汉代铜镜的形制特点
        两汉时期铜镜的形制较战国铜镜要厚重,但绝没有钝重笨拙的感觉。镜表面或漆黑明亮(即所谓的黑漆古),或呈银灰色。形状,一般均为圆形;1980年山东淄博大武公社窝托村南古墓5号陪葬坑出土了一面长方形夔龙纹多钮大铜镜。这是西汉武帝前后的遗物,极为罕见。
        镜钮,除西汉初期少数铜镜仍沿用战国时期的弦纹钮外,多数为半圆钮。这种钮制后来成为铜镜钮的基本形式。东汉时期,铜镜的圆钮变得又大又高,十分突出。另外,还有一些特例:星云纹镜的镜钮,均为博山形钮。四川出土的草叶纹镜上常铸一种伏螭钮。
        钮座,此时趋于多样化。除圆、方座外,还用连珠纹、连弧纹、四瓣柿蒂纹等纹饰作钮座,镜缘,除西汉初期仍有卷边镜缘外,均为宽厚的外缘,并逐渐呈斜坡状。
      三、两汉铜镜的纹饰特点
        两汉时期铜镜的纹饰较之战国铜镜已有了很大的变化,形成了新的风格。丰要特点是:图案多采用四分法布局;地纹远渐消失,主纹成为单一的图案;纹饰结构趋于简单,改变了战国镜纹饰那种严谨细密的风格。近年来,汉墓考古发掘众多,铜镜资料丰富,为花纹的类别划分提供了依据。现将两汉铜镜的纹饰,归纳为13大类:
      1.蟠螭纹  保留了战国铜镜流行的蟠螭纹的许多特征,同时又采用了双线或三线式的新的主纹表现手法。可分IV式:
      I式:双兽纹钮座外围以铭文带一周。主纹为四组蟠螭纹,中间以四方配置的火焰形图案相隔,螭头居中而甚小,体躯作复杂的蟠旋虯结状。无地纹,使它有别于战国时期的蟠螭纹镜。
      II式;云雷纹地,主纹是相互缠绕的蟠螭纹,蟠螭纹图案的中部,被一圈宽带纹所截断,带纹圈上有对称的四乳纹或四瓣花纹。
      III式:云雷纹地,钮座外多为铭文带,主纹为分列于四方的火焰形图案和以此形成的四组蟠螭,其外又围以铭文带一圈。
      IV式:云雷纹地,钮座外围以双线方格,方格内配置铭文,方座每边连接T形纹,和T形纹对府的是L形纹,方座四角相对的有V形纹。此图案现在应定名为“博局纹”。以V形纹为中心,配置有主纹蟠螭纹,蠕体躯多呈弧圈形线条。
      2.蟠虺纹   可分为III式: I式:云雷纹地,钮座外方格内置铭文,方格外四角或四边中部各饰一乳钉纹。主纹蟠螭纹四方配置,虺身作凹形。
      II式:线条纹地,钮外为弦纹圈,主纹蟠虺呈~形,两虺间用乳钉间隔。主纹外围以连弧纹圈。
      III式:钮座外围素带和斜线纹各一周,主纹为流畅的细双线条组成的四虺,虺纹的上下以禽鸟填充其间。 3.草叶纹   可分为III式,
      I式;钮座外方格内多数配置铭文。方格四角均向外伸出一株双叶花枝,方格四边外中部,分别饰有乳钉一,每乳钉左右各有一草叶形纹。
      II式:图案格式与I式同,但细部略有差异。方格四角外伸花枝的花蕾较I式复杂。另外,每个乳钉外环绕四个叶瓣,乳钉则成为花蕊。
      III式:方格四边中部向外伸出一T形纹,与其相对的是L形纹,方格四角对向为V形纹。规矩纹空间填置草叶纹。 4.星云纹
      多为连峰钮,钮座外为内向十六连弧纹,主题纹饰为数目不等的小乳钉,用曲线相连,其形状很像天文星象图,故习称星云纹。星云纹图案分为四组,其间有乳钉四枚,乳钉外均围以连珠纹。边缘亦作内向十六连弧纹,与钮座外的连弧纹相对应。
      5.乳钉禽兽纹   可分为IV式:
      I式:用带座四乳钉将主题纹饰分隔在四个区域内,乳钉间四方配置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汉代称之为四神。四神本是指示方向的星辰,《论衡·物势篇》:“东方木也、其星仓龙也;西方金也,其星白虎也;南方火也,其星朱鸟也;北方水也,其星玄武也。”汉人以四神为吉样的守护神。因此,汉壁画、帛画、画像石、铜镜上都多见四神图像。
      II式;四乳钉四方配置,将主纹分为四组,每组有双钩云纹线条贯穿其间,四方环饰育龙、白虎、朱雀或怪兽等禽兽图像。纹饰采用双钩或平雕手法。双线锯齿纹缘或流云纹缘。
      III式:构图与II式大致相同,不同的是四乳钉间饰八鸟,鸟两两相对。
      IV式:钮座外分置五至九乳钉不等,乳钉间饰以禽兽纹。其中以七乳禽兽纹为最多,古人称之为“七子镜”,南朝梁简文帝在《望月》一诗中写道:“流辉入四堂,初照上梅梁。形同七子镜,影类九秋霜。”可见七子镜在当时也是很著名的。七子镜的七区图纹为朱鸟、鼓瑟吹芋、豢龙、龟游莲叶、天禄、白虎白鹿、蟾蜍等汉代盛行的祥瑞之物。“鼓瑟吹芋”图纹清晰地再现了当时百戏表演的一个场景,与《盐铁论•散不足》所载“今富者钟鼓五乐,歌儿数曹。中者鸣芋调瑟,郑舞赵讴”完全一致。纹饰中的龙,可能是被汉朝人视为四龙之长的黄龙。两汉书中关于黄龙的记述特别多,辑录汉至南朝初年祥瑞传说的《宋书·符瑞志》更说:“黄龙者,四龙之长也。不漉池而渔,德至渊泉,则黄龙游于池。能高能下,能细能大,能幽能冥,能短能长,乍存乍亡。”将如此神通广大、变化无穷的黄龙图像入镜,以为攘灾除祸的护身符瑞,是很自然的。“龟游莲叶”中的龟是祥瑞动物灵龟。汉朝人认为灵龟是长寿的神物。《史记·龟策列传》说:“龟千岁乃游莲叶之上。”《宋书·符瑞志》:“灵龟者,神龟也。王者德泽湛清,渔猎山川从时则出,五色鲜明,三百岁游于蕖叶之上,三千岁常游于卷耳之上。知存亡,明于凶吉。”作为镜纹,它有祝福长寿之意。至十其他四种样瑞动物图案,也无不生态盎然,喻意吉祥。主纹外至边缘上又有多层圈带,配置短线纹、三角锯齿纹、流云纹、龙虎兽纹及双线波折纹。
      6.博局纹
        博局纹是汉代铜镜较多见的一种纹饰,过去国内和日本学者称之为“规矩纹”,欧美学者则习称“TLV纹”。近年来一些学者经过考证认定,此镜纹来源于六博棋局上的纹饰。第一,铜镜上的十二个曲道(即所谓规矩纹)的排列组合是固定的有规律的,与博局的曲道相同,如果把铜镜图案叠放在博局图案之上,则两种图案完全吻合。第二,从博局纹铜镜的产生、发展和消失的过程来看.又是和博戏的存在、发展以及兴衰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博局纹铜镜约产生于秦汉之际,全盛于西汉,消失于两晋南北朝之间。也就是说,它诞生于博戏盛行之时,消失于博戏衰落之日(《论秦汉时期的博具、博戏兼及博局纹镜》,《考古学报1986年1期》。第三,中国历史博物馆发现的“四神规矩纹镜”拓本铭文中出现了“刻具博局去不羊”的词句(《规矩镜应改称博局镜》,《考古》1987年12期),则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了。
        “六博”这种棋艺,春秋时期就已经出现了,至汉代博戏盛行,老幼皆知。《西京杂记》卷下《陆博术》:“许博昌,安陵人也、善陆博,窦婴好之,常与居处。其术曰:‘方畔揭道张,张畔捐道方;张究屈玄高,高玄屈究张,’三辅儿童皆诵之。”善博者在社会上受人尊敬,西汉王朝还专门设有博待诏官。博具这时还常被用作嫁妆和随葬品,甚至人们在举行祭祀时,也张设博局。《汉书·五行志》:哀帝建平四年,“京师郡国民聚会里巷仟佰,设张博具,歌舞祠西王母”。可见“六博”已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将“博局”纹饰用在铜镜上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博局纹大致可分为V式,即博局狩猎纹、博局四神纹、博局鸟兽纹、博局几何纹、简化博局纹。
      I式:目前仅见一面,《岩窟藏镜》二中曾著录过,现藏故官博物院。镜钮座外围以双线凹面带形方框,方框的每边连接T字纹,四个T字纹之间,方框四角处等距离置凹面乳钉。方框四角对府处,设V字纹,而在T字纹的对应处,设L字纹。乳钉与乳钉之间有四组不同的画面。第一组狩猎图,表现一猎者弯弓搭箭,前方猛虎额头已中矢作挣扎状。第二组放鸟图,表现一人作游水状,以绳系并飞三鸟。鸟可能是鸬鹚,郭璞注《尔雅》鹚鷧条说:“即鸬鹚也,嘴咀曲如钩,食鱼。”第三组捕鱼图,为一人以绳牵制三鱼,形态与上图相似,上下配四鸟一犬。笔者认为,这是传说中的张弘捕鱼的图像。《山海经•大荒南经》云:“有人名曰张弘,在海上捕鱼,海中有张弘之国,食鱼,使四鸟。”此镜纹—人四鸟捕鱼,与张弘用鸟捕鱼的传说正相符合。第四组月宫图,表现有奔跃的蟾蜍,蹲坐持杵捣药的玉兔,枝叶繁茂的桂树,飘然若舞的嫦娥。这是最早出现于镜纹的月宫图像。
      II式,在博局纹截成的界格内、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据一方,并配有禽鸟、走兽、羽人等。纹饰外有的环绕一周铭文带。边缘纹饰复杂,以三角锯齿纹、流云纹为主。
      III式:纹饰与I式大致相同。但内容不是四神配列四方,而是形态各异的禽、兽、羽人。有的包括四神中的二三种神兽。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面这种式样的错金银镜,十分珍贵。
      IV式:纹饰中禽兽图案换成了简略的线条纹和云气纹,—般没有铭文带。 V式:博局纹的T、L、V三种纹,不同时出现,有的甚至简化为只有四个T形纹。
      7.连弧纹   可分为V式: I式:钮座外为内向八连弧纹,连弧每一曲有一直线与钮座垂直相连。纹饰外围以铭文带。
      II式:连弧纹与钮座间填饰有线条、涡纹。连弧纹外围以铭文带,铭文带两侧又饰有短线直纹。
      III式:钮座四叶问有四字铭文。钮座外为内向八连弧纹,并围有云雷纹一周。云雷纹一般为八个小圆圈,加数日不等的斜线组成。
      IV式:比III式省略了云雷纹带。四叶钮座的叶间多书长脚花式篆“长宜子孙”,八连弧间也常有铭文与之对应。
      V式;比IV式更为简略,钮座外为内向连弧纹,无铭文和云雷纹。 8.变形四叶纹   可分为III式:
      I式:钮座外减地平雕变形四叶纹,叶间各配置“兽首,兽首须毛卷曲,圆目、阔口,当为狮虎一类的猛兽。很可能是依据当时的门神画创作的,刘昭在注《后汉书·礼仪志》时说,汉朝人常在门上画虎,是因为“虎者阳物,百兽之长。能击鸷牲食魑魅者也”。“画虎于门,当食鬼也”。此镜纹的主体是一威武的虎头,显然有避邪的寓意。外围以铭文带和内向连弧纹圈,铭文中不少还带有纪年。
      II式:钮座外有变形四叶纹,四叶内顶配有铭文,四叶外环绕一连身三头鸟纹。《山海经·西山经》:冀望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鸟,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逾期?),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御凶”。再外为内向十六连弧纹。
      III式:变形四叶内顶配有铭文。叶间各置两两相对的凤鸟,图案颇有剪画风格,是典型的祥瑞图。汉朝人以群鸟聚集为祥瑞、《汉书·宣帝》;汉宣帝年间,百鸟集于长乐宫,因改元神爵。外围为内向连弧纹缘。
      9.双兽纹   可分为II式:
      I式;镜钮上下有直行排列的铭文,主纹置于钮的两侧,为相同的双首连身兽,兽体呈S形,两首有别,应为比肩兽。这种比肩兽在《尔雅》小有记载。《尔雅·释地》:“西方有比肩兽焉,与邛邛岠虚比,为邛邛岠虚噬甘草。即有难,邛邛岠虚负而走,其名谓之蟨。”据此,两兽中的一个当是邛邛岠虚,与它身体相连的是名为蟨的比肩兽。汉武梁祠画像石祥瑞图刻铭说:“比肩兽,王者德及鳏寡则至。”主纹外围有内向连弧纹圈。
      II式:钮上下亦有直行铭文,但字比I式要少。主纹夹钮而置,兽身呈S形,与I式相反,兽头不明显。主纹外围有短线直纹。 10.神兽纹  有V式:
      I式:纹饰采用浮雕手法,中心为神像,由上而下排列,学者们称其为“轴对称式”、“阶段式”、“重列式”。神像周边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神像居中自上而下分成五段,第一段是南极老人;第二段是伯才弹琴,其旁为钟子期;第三段钮两侧分别为东王公和西王母;第四段是黄帝和司长寿的人首鸟身的句芒;第五段是表示北极星的天皇大帝。纹饰外围以铭文带。
      II式;主纹分为三段,以双线平面为界,第一段中间是一柱子,柱顶有帐,以龟为柱基座,旁两神一在舞蹈,一侧面坐。柱左神人端坐,头戴如意高冠,两旁有三个侍者。柱右四神人侧面伫立,头上都有高冠。钮的两侧为第二层,有天禄、辟邪。第三层纹饰倒置,两龙在两侧,相绕呈8字形,两侧各有神人侧坐,并各有一侍者。纹饰外有半圆和方枚相间环绕成圈,方枚上有铭文,并可连续。镜缘上是菱形连续图案,每一菱形纹内又有四瓣花纹。
      III式:四神兽分守四角,兽首作龙形或虎形,兽身置环状乳。神像分为四组,作放射形排列。下为东王公、上为西王母,两旁均为神鸟神兽相守;左面一组为皇帝,戴冕旒(音:留),右侧有一柱状冠鸟,并有一侍者。相对的右面一组是伯牙奏琴,琴横于膝上,旁有两人,一人侧首倾听似陶醉状者,当为钟子期,表现为伯牙善奏琴,钟子期善听。神兽外有凸起的半圆和方枚相间排列,每一方枚上有铭文,几个方枚的铭文可连读成句。边缘上的纹饰也较繁缛,共分两圈,内圈又有两组,—组是六龙驾云车,车上有神人和羽人,车前有两神人御龙;另一组是两羽人分骑两龙,后有两羽人各驾一青鸟,最后是两羽人各乘一龟。两组纹饰相隔处有一神人捧日,相对的另一面有一神人捧月。外围是云气纹。
      IV式:主纹对置式排列,二神像头对头挟钮配置,神像两侧各有一兽,这两组纹饰中间又置二神像和二兽各一组。外围以半圆,方枚带和铭文带。
      V式:其主要特征是神兽相间配置,多四神四兽。神兽纹外有半圆、方枚带。 11.画像纹   有V式:
      I式:钮外有双线方格,方格四角各有一带座乳钉,四乳钉将主纹分为四组,第一组是青龙,作回顾式,张开大口。第二组为猴面人。汉代假面舞很盛行,张衡《西京赋》云“奇幻倏忽,易貌分形”,描绘的就是这种舞蹈表演情景。当时称戴假面的舞者为“象人”,《汉书·礼乐志》盂康注:“象人,若今戏虾鱼、狮子者也。”韦昭曰:“著假面者也。”第三组白虎,亦作回顾状。第四组为一人纵马奔驰,是较典型的戏马纹,在汉代马戏非常普及。主纹外围以短线纹圈,流云纹缘。
      II式:主纹作高浮雕,并以四乳钉分为四组。下组为东王公,旁有方案和两羽人,左侧有·侍女。上一组为西王母,左有二羽人,右有侍女。据《山海经》说,西王母住在“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的昆仑之丘。“蓬发戴胜”,“豹尾虎齿而善啸”,是“司天之厉及五残”的神仙。当时,周穆王游行四海,“宾于曲王母”,和西王母赋诗交欢的故事流传很广,后来又进而出现了汉武帝与西王母相会的神话。晋张华《博物志》说:“汉武帝好仙道,祭把名山大泽以求神仙之道。时曲王母遣使乘白鹿告帝当来,乃供张九华殿以待之。七月七日夜漏七刻,王母乘紫云车而至于殿西,南面东向,头上戴七种,青气郁郁如云。有三青鸟,如乌大,使侍母旁。时设九微灯、帝东面西向。王母索七桃,大如弹丸,以五枚与帝,母食二枚。帝食桃辄以核著膝前,母曰:‘取此核将何为?’帝曰:‘此桃甘美,欲种之。’母笑曰:‘此桃三千年一生实。’”这个故事虽然荒诞,但却反映出关于西王母的传说在汉晋时期非常流行。这也是汉代铜镜中有关西王母故事的题材很多的原因。钮的左面一组为青龙;相对的一组为白虎,均作奔驰状。主纹围短线纹圈,镜缘饰禽兽鱼纹。
      III式:带座四乳钉将主纹分成四组,下为东王公,左旁有两羽人,右旁有三羽人。上是西王母,左旁有两羽人,右旁为一侍者。钮左右两侧均为四马驾车,四马向前奔驰,车舆甚高。主纹外围以铭文带,三角锯齿纹缘。
      IV式:主要特征是表现历史人物、历史故事。图案亦采用四乳钉分区环绕布置,根据故事发展脉络,分四组表现出来。最具代表性的是上海博物馆藏伍子胥画像镜。
      V式:钮座外四方设有带座乳钉,图案亦采用分区环绕布置。第一组是西王母,右旁一侍女,左旁二人应是西王母将派出的使臣,并有一白鹿。《博物志》说:“……时西王母遣使乘白鹿,告帝当来。”第二组为汉武帝端坐正中,右旁一人吹管;一人坐地,抛戏一球,类似汉画像石中常见的“飞丸”。汉李尤《平乐观赋》“飞丸跳剑,沸渭回扰”,说的就是这种游戏。左旁一人双手弹的乐器当是琴。上部二人作歌舞状。表现的是汉武帝在张九华殿招待西王母的场景。第三组为舞乐图,一人长袖舒展,载歌载舞,形象十分生动。这种婀娜的舞姿,正如张衡《观舞赋》所述:“抗修袖以翳面,展清音而长歌。”又傅毅《舞赋》赞曰:“罗衣从风,长袖交横,绰约闲靡,机迅体轻。”另一人吹的乐器明显是笙,笙是汉代重要的乐器之一,当时不但用笙演奏,还用以调音。潘安仁《笙赋》就提到笙。
      12.龙虎纹  此纹饰采用圆雕手法,且多附有“青盖作镜”的铭文。故又有“青盖镜”、“青盖兽镜”之称。可分III式:
      I式:一龙一虎夹钮张口对峙,有的龙虎首间和尾部配有钱纹及鸟、兽、羽人。主纹外围铭文圈。
      II式:一龙张口曲身盘绕,龙身高低不一,龙身空间配置有鸟纹等。
      III式:主纹为双龙,龙身婉蜒起伏,尾端相接。外围有内向八连弧纹,每两连弧间有一带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