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乐春水的斩魄刀:《瞭望东方周刊》——李宇春:我的骄傲不在于依附于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20/01/27 08:56:16
《瞭望东方周刊》——李宇春:我的骄傲不在于依附于人

6年前,一个叫宁财神的网络达人扬言:“李宇春要是能有出息,我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红烧吃掉。”两年后,有人催着宁财神割耳朵了。
宁财神在博客上正式道歉,并承认“李宇春是很出色、很有出息的”。至于耳朵,则恳请大家容他再多用几年。
出道6年,发行5张专辑,参演两部电影,两次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成功打造专属于个人的演唱会品牌------“Why Me”。显然,李宇春的辉煌不止“出息”二字能够形容。
“我不想成为名留青史的人”,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李宇春沉吟了一下,淡淡的说,黑色帽檐下,一张干净、从容的小脸,微微上翘的嘴角写满倔强和坚持。
她没想过要红烧谁的耳朵,她甚至压根不知道有能财神这么个人。生活中的李宇春,用她自己的话形容,“是挺无趣的人”。宅且慢热。
说起音乐,她会一脸认真和严肃;说到旅行,眼睛会闪着孩童般的光;想不出问题的答案时,会挠着下巴,东张西望做抓狂状。
说到“选择恐惧症”,她会眨巴着乌溜溜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你,突然冒出一句:你是说点餐啊?看到对方被雷到,她会咧开嘴得意的笑。
她会在自说自话了半天之后,把脸转向你,很晕地问:“对不起,刚才的问题是什么?”
他会在你说她“老成”时,小心翼翼的纠正,“我可以用成熟这个词吗?”
更多的时候,她像颗沉静、通透的露珠,兀自散发强大的气场和光芒。
“在她身上,有着无限的可能。”玉米南希的声音也是淡淡的,和她的偶像一样。

从“舞台皇后”到“文艺青年”
2010年,重温了自己四年前的一场演唱会后,李宇春觉得该改变一下音乐风格了。
彼时,她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作品。整场演唱会上,没有一首舞曲。对比了一下近两年霸气十足的“舞台皇后”形象,李宇春发现,很多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一直以来,我的音乐和我的性格是有脱节的,大家看到的都是舞台的那一面”,李宇春的声音很安静,纤细的手臂偶尔比划一下,“一个艺人的音乐定位跟他本人的性格应该有很大的契合度。我曾经反复在想,李宇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种思考或许是成熟的体现,年轻气盛时喜欢讲的永远是我的舞台,我的王国。

“你到KTV一定不会点《我的王国》,因为你的世界不是那样子的。”李宇春慢慢意识到,以前的表达很自我,没有考虑别人会不会有共鸣。“我希望听众在听我的音乐时发觉,这个事分子及有关系的,这才是音乐应该分享的东西。”
2011年4月,李宇春的新专辑《会跳舞的文艺青年》发行。
同名主打歌是她自己写的词,古灵精怪的感觉,“谁说文艺青年不能旋转/谁说旋转出一定是圈/谁说圈就是规则是界限”。另一首歌《淹死的鱼》,灵感则来自偶然。一次,李宇春听到广播,说某个县死了很多鱼。她马上想到,会不会有被淹死的鱼。鱼如果被淹死,一定会是很悲伤的吧。
这是一个双鱼座的女孩,敏感,浪漫,爱幻想。
“我爱这张唱片。”习惯留余地的李宇春很少说出这样的话,“我以前从来没有说过我爱我的哪张唱片,从来没有。这张唱片强调的是自由、轻盈、打破界限、无拘无束。我会做出它,因为我的状态在此。”
曾经的“舞台皇后”不否认自己有“文艺青年”的一面,“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吧,比如我有想自己躲起来的时候,有时候喜欢听一些奇奇怪怪的音乐。当然,也有很多的小坚持。”


虽然青涩,但很自我
“我们喜欢李宇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坚持自我。”南希从2005年“超级女声”时就成了“玉米”。6年来,从未言弃。
李宇春的人生轨迹经常被视作“奇迹”——从一个懵懂、没有太多社会经验的小女孩,一跃成为众人瞩目的巨星,这其中,似乎长则了太多的偶然。
“一开始也会措手不及啊,因为什么都不懂。”李宇春坦言,“但不懂也有好处,不懂就不会害怕,不会有所顾虑。虽然青涩,但是很自我。”
在娱乐圈的浑水里浸泡多年后的李宇春,青涩退去了大半,但依然自我。
曾经,为“Why Me 2009”演唱会的事,她和同事争执不休,讨论到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她说:“不行,我要出去透透气。”回来继续讨论,这个一贯彬彬有礼的孩子甚至拍了桌子。
“我其实是有选择恐惧症的人”。李宇春说。但她又解释,这种恐惧症只可能发生在类似点餐的时尚,原则性的问题上,她的主意还是挺正的。“做还是不做,好还是不好,大方向上我会很明确。”
有阵子,唱片公司总那她的造型变化作为宣传噱头去吸引眼球。她不高兴了,她不喜欢被人家定位成一个秀。“我有自己的底线,没触及这些底线的时候,都可以淡,但是如果原则性的方向错误的话,我觉得那就没有必要了”。
双鱼座特有的小纠结发生在接戏上。
走红之后的李宇春曾经被很多导演找上门来。“嗯,对不起,我会拖累你们的戏”,几乎每次,李宇春都会礼貌的回绝。她没想过要拍戏,觉得自己压根就拍不了戏,。
“《十月围城》我是被赶架上去的。”李宇春说完,赶紧摆摆手,露出干净的笑,“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他们找我,我也说‘我会拖累你们的戏’,但他们很坚持。而且,我对导演也有很大好感。纠结痛苦了一段时间,抱着‘演砸了也不会有人找我’的心态,就接了。”
拍了《十月围城》和《龙门飞甲》后,李宇春说自己多了点儿私心。她突然发现演习是可以找到音乐灵感的。“比如《龙门飞甲》里的顾少堂,她身上是有匪气的,跟我完全不一样,她连坐着都是这么坐的。李宇春岔开双腿模仿着,
“这个时候你在一个角色上,你在体会她的性格,她的想法,这就能给音乐灵感的。”
显然,这是一个对音乐无比执着的女孩子。她甚至不会把做音乐、做唱片当成工作,因为这是她喜欢的事。她尝试着剪辑、录音。甚至尝试导演演唱会。她乐于身处其中,了解整个制作流程,从中得到无比的满足和快感。
“我的工作是拍片子、做采访、做宣传。”说起这些,李宇春马上换了一副懒兮兮的声音,极不情愿的表情,像个正在被老师督促做功课的顽童。


如果让李宇春葱新专辑里找一首歌形容她的生活状态,她会说,《失心疯》。
“我有失心疯的状态,比如半夜已经睡了又在爬起来,比如穿着鞋在镜子前跳舞。”说完,她又会露出小虎牙笑着补充,“也不算特别契合啦,那个歌的内容本身是情歌。”
“我周围的朋友都说我是个没有生活的人,”李宇春说,直到她2010年“消极怠工”得跑到英国旅行了一圈,才发现原来生活那么重要,“旅行回来后,我的工作效率明显提高很多。现在,我会想要每年有个假期去旅行。
用李宇春的话说,由于2010年的“消极怠工”,所以今年上半年得付出代价,“现在还在付代价的阶段,不能放假。”
在错综复杂的娱乐圈中,在各种花边新闻充斥的嘈杂中,出道6年,李宇春鲜有负面新闻。南希透露,有“狗仔队”在李宇春家门口蹲了一个星期后感叹,这孩子真是太乖、太简单了。
“我在这方面是有骄傲的人。我的骄傲不在于我的事业成功不成功,这个骄傲,指的是我的事由我自己来做,不是依附在别人身上,不是因为情感或是别的交易。”一串不够连贯的表述后,李宇春又开始抓狂,最后一脸坦诚地问:“我讲明白了吗?”
她似乎是一个不喜欢有太多表达的人,当不少明星忙着在博客和微薄上占领宣传阵地时,她还在矜持的保护着自己内心深处的私人空间。从2009年9月10日,在新浪注微薄发第一条信息至今,她仅发了31条微薄,粉丝已达93万余人。
“我是个极注重私人空间的人。除了工作之外,我不太希望暴露自己的想法。”李宇春挠着下巴,“这个微薄……这个微薄……我怎么讲?我没怎么玩这个,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是通过音乐表达呢,我就觉得还好,因为除此之外我也没别的渠道了。这种表达方式相对来讲更自然一些。”
“有哪个公众人物的生活是你向往的?”
“有谁会向往公众人的生活吗?”李宇春侧着脸问。曾经接受采访时,她说过,“对我来说,说出一个地方,就等于失去一个地方。太多人知道,我就没法再去。我想保留哪些地方,在我心里。”
至于是否会被无处不在的“玉米”打扰,李宇春的答案是“只要不出现在厕所就还好吧”。


  • 2011-5-1 00:01
  • 回复
  • 柠檬爱椰子
  • 62位粉丝

12楼

她是一个从来不会掉链子的人
没有人能够准确计算出就将有多少“玉米”,这一标准原本不好界定。但是百度贴吧中,和李宇春相关的贴吧就不计其数。李宇春一年一度的“Why Me”演唱会,两小时内,门票必被抢购一空。有人把“玉米”称作“服务器测试器”,南希说,几年前,红十字会基金会下“小天使基金”的网站就一度被“玉米”们刷爆。
“哪来的这种狂热度?比赛过去了那么久,用集体无意识、群体行动影响个体选择这些说法已经无法解释了。”宁财神尽管在博客上道了歉,但仍有些不解。
石雨晨喜欢李宇春是在2008年地震过后。彼时,震后第一时间献血的她被恶意污蔑为炒作。“我看到电视里,她被夹在那些媒体的长枪大炮中,干净、倔强、淡定。当时就喜欢上她了。”
2010年,上高二的石雨晨从四川跑到南京去看“Why Me”演唱会,妈妈不理解,觉得这个孩子简直是疯了。演唱会后,石雨晨考试成绩从第10名升到第2名。“她身上的那种坚持会带给我力量,她让我觉得生活特别美好,觉得有很多要坚持的梦想和信念。”石雨晨说。
南希也有同感,“她是一个浑身充满正面力量的人,会让你表达内心的善意和美好。”南希形容自己以前是个自我、冷漠、内向的人,成为“玉米”后,认识了很多以前和自己生活没有交集的朋友,大家互相交流、鼓励,会讲很多开心的事。
2010年,李宇春很长时间没有露面。突然有一天,她公司的同事爆出了一张她在家做青椒鸡的照片。激动的玉米们马上搞起了“青椒鸡比赛”,要求选手们把做好的成品拍成照片,上传到贴吧。12天内,共有432份作品参赛,其中有22份作品出自海外玉米之手。
坐拥内地最大的粉丝团,李宇春却说从来不会跟粉丝们在生活里进行亲密接触,她和“玉米”们最好最平等的交流方式就是她的音乐和演唱会,“她的演唱会,就是一场狂欢,只有在演唱会上,她才会和粉丝们有一些亲近。她本身是个非常矜持非常有距离感的人,所以她只要稍加表示,大家就会很买账。演唱会那种台上台下的距离,是彼此都觉得最舒服的距离。”
由于和媒体关系好,南希总能找到近距离接触李宇春的机会。绝大多数情况下,她安静的坐在角落里,不说话、不发问,从不索要签名或要求合影。南希认为,自己算是比较优质的“玉米”,李宇春则是绝对优质偶像。“她是一个从来不会掉链子的人,很靠谱,很让人放心。她的粉丝会特别爱她,在她需要的时候,为她做一些自己平时不可能去做的事。但绝大部分时候,又会保持一个成年人应该有的矜持和距离感。”
2006年,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设立了我国第一个由歌迷捐设和命名的专项基金——玉米爱心基金。截至2011年3月36日,捐款总额超过750万。
南希说,她每月都会自动扣15元话费到基金中,每年李宇春生日和她自己生日时,也会捐款。百度贴吧的“有希望就不要放弃吧”中,“玉米”们不定期义卖东西,款项则捐到玉米爱心基金。另一个“玉米义工吧”中,各地玉米则会不断发起到福利院、聋哑学校等地做义工的召集帖。
“这不是我的功劳,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做基金。”李宇春说,“这些事是歌迷们发起的,歌迷们在做,我只是其中一份子。但这真的是我挺大的骄傲,因为这750万不是出在哪家企业或是别的什么,它是大家一点点汇集起来的。”
有,李宇春也会困惑自己究竟有什么魅力,“要不然怎么会有《Why Me》这首歌呢。”但她也希望永远找不到答案,因为“找到了就意味着停滞不前了。”
“所谓人类之所以进步就是因为你要探索嘛。”李宇春压了压帽檐,故作正经地说了句挺深奥的话。


《瞭望东方周刊》——李宇春:我的骄傲不在于依附于人 《瞭望东方周刊》——李宇春:我的骄傲在于不依附于人 瞭望东方周刊 《瞭望东方周刊》:历史中的“我们”——当代中国的民间写史者_媒体视点_华东师范大学新闻网 孙大光和他的青年朋友们/《瞭望东方周刊 瞭望东方周刊:舆情软件的灰色江湖 瞭望东方周刊:汪洋被误读的“蛋糕论” 瞭望东方周刊:汪洋被误读的“蛋糕论”2 瞭望东方周刊:汪洋被误读的“蛋糕论”] 瞭望东方周刊:七问“十二五” 国人当自重----瞭望东方周刊0 瞭望东方周刊:“潜伏书记”的未解之谜-金评媒的空间-搜狐空间 瞭望东方周刊:“潜伏书记”的未解之谜-金评媒的空间-搜狐空间 张维为:邓小平的翻译接受《瞭望东方周刊》的采访 黄志杰:检察院的疆界:拒绝公布讯问录像的背后(瞭望东方周刊 2008-1-21) 食品添加剂的中国版本(瞭望东方周刊 2008-10-20)12 一篇值得一读的文章------《瞭望东方周刊》采访张维为 黄志杰:一家民营小企业的请客送礼日记(瞭望东方周刊 2007-11-27) 主管护师—我的骄傲 [转贴]瞭望东方周刊:改革已到“刺刀见红”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瞭望东方周刊:七问“十二五”_ 山西奇案风波再起(瞭望东方周刊 2008-4-25) 不读李白---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刀尔登 [转贴]瞭望东方周刊:中国城市有多少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