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台消防局:此爱只应天上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仙女们写真照片 时间:2019/09/21 00:04:11

此爱只应天上有

     万水千山总是情

—— 3月9日到桂林金鸡岭拜谒章亚若女士墓

黎泽重

2011年3月9日,初春的桂林,依然细雨濛濛,春寒料峭,我和成林在好友王锡启陪同下,专程来到桂林东郊的金鸡岭,拜谒章亚若女士墓。金鸡岭距桂林市区有十多公里,道路泥泞,路况也不好,但王先生车开得特别好,把我们一直平安地送到金鸡岭。

金鸡岭的风景很好,这一带松林密布,柳条依依,风水不错,地势适中,背靠白面山,面对一大片青草,旁边小溪穿流而过,有一棵大榕树,媚态宜人,绿云如荫,枝干苍劲,是一个很优雅的地方,这里就是安葬章亚若女士的地方。这墓已于1989年底修葺一新。墓园呈台湾习见的圆弧形,白色花岗石的台阶和两侧的护墙、护手,与青色的白面山相映成趣。两旁分别栽着两颗郁郁葱葱的松树。西侧,砌有一条排洪道,以疏浚山洪。

墓上,刻着红色碑文:先妣章太夫人讳亚若之墓

右上方注明逝者家乡:江西南昌;右下款题:男孝严、孝慈叩立

碑文为什么这样刻写?当年确实是考虑了一番,因为父母未结婚,写蒋母不行,于是折衷,写“章太夫人讳亚若之墓”,右上方注明母亲的家乡“江西南昌”,右下款题为“男孝严、孝慈”,避了姓的难题。

墓的两旁,修建了两个大约三米高左右的石亭,右边的亭名为“孝严亭”,左边的亭名为“孝慈亭”,显然是蒋孝严、蒋孝慈两位先生为他俩的母亲修建的。亭不大不小,但气势不凡,扫墓的人可以在此小憩。在此可以观望尧山,观望秀丽的漓江。真是“桂林山水甲天下”,“榕声竹影满山风。”美哉,金鸡岭,美哉,桂林。

我为什么要专程来拜谒章亚若女士墓,因为我很早就知道章亚若和蒋经国的一段爱情故事。他们的爱情可以说是如梦如幻,如神如仙,如生如死,如虚如实,为后人留下了一个谜,真正是“江山美人,英雄气短。”凄迷哀怨,如泣如诉,这一男一女的爱情故事为后人留下了许多谜,许多传奇。“如云不厌苍梧远,似雁逢春又北归。惟有隐山溪上月,年年相望两依依。”我之所以来金鸡岭,还因为我对蒋经国先生比较了解,早在读中学时,就知道蒋经国先生早年留学苏联,学习刻苦,成绩优秀,深得斯大林的喜爱。是一位敢爱敢恨、敢作敢为、肯干苦干硬干、不信神、不信鬼的男子汉。回想1948年,我在上海读书时,当时蒋经国先生以经济特派员的身份正在上海打“老虎”,以非凡的毅力,大刀阔斧的精神对那些兴风作浪,扰乱市场经济的奸商,严加惩罚,铁面无私,给上海人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而章亚若则是一位天生丽质的美人,是一位贤淑、大方、热情、泼辣的女青年。抗战初期,她在蒋经国的影响下,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协助蒋经国先生作了大量的工作。久而久之,耳鬓厮磨,你来我往,郎才女貌,自然萌发了爱情。从那以后,蒋经国与章亚若演译了许许多多相亲相爱的故事,并且后来在桂林还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一个叫孝严,一个叫孝慈。这两个孩子的名字还是蒋介石为他们取的,其实蒋介石是很喜欢这对小孙子的。后来孝严与孝慈分别成为社会的中坚,为人尊敬的教授、学者。这些事历史都有记载,我就不在这里一一赘述了。

我这次来看望章亚若的墓,主要是对章亚若之死很感慨。章亚若之死是一个谜,究竟是病死还是被人暗害?也没有一个正式的结论,坊间流传是被人暗害的,如果真是被害而死,那章亚若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有什么错呢?她有什么罪呢?她生前积极抗日,在抗日的洪流中,她像一朵洁白的浪花,闪闪发光;她像展翅飞翔的海燕,在大风大浪中奋勇拼搏。章亚若是中华民族优秀的儿女,奔波在新赣南,奔波在祖国的大地,所以,每逢清明,远道而来的海峡两岸的亲友在此祭奠,燃放鞭炮、摆上供品,打扫清理墓地,以表达对逝者的哀思。斯人已去,爱已远逝,人们声声叹息,为什么叹息?因为这座坟墓——埋葬着一个可怜的女人,埋葬着一个浸透血泪的故事,埋葬着一个黑色的谜底,埋葬着蒋经国先生的一段江山美人情。这乱世的情史,如今早已落幕了,但这一爱情故事却牵动着海峡两岸亲人的心灵。看,白面山上的金鸡,正翘首东方,振翅欲飞,她向世人昭告,爱吧!勇敢地爱吧!天地好生仁爱之心,就是人类的本性,只有爱才能冲破禁锢,只有爱才能打破虚伪,只有爱才有力量,爱吧!勇敢地爱吧!莫说青山多障碍,聚散也有天注定,不怨天不怨命,万水千山总是情。